五月的第二個禮拜天是母親節。


羅賓如往常提著一本書走向甲板,每個人都習以為常,但只有一個人突然癟起了嘴,皺眉盯著她那曼妙身軀的背影。
在看了幾眼已坐入椅子上的她,索隆突地轉頭望向從方才自己盯著那女人時,同樣也盯著自己的那道視線。
後者則微抬起那很有特色的眉毛,大半的臉也讓捏著菸的手給遮了住,索隆看不到他的表情。


"臭圈圈眉,看什麼看?想幹架是嗎?"
"你這顆笨綠藻,跟我來。"

兩個無聲地互瞪,香吉士轉身進了廚房,索隆也一臉不爽地跟在後頭,他當然知道那頭色河童沒這麼好心要給他點心吃,更不會有酒喝。

香吉士待索隆關上廚房的門,轉身便倒了兩杯酒,一杯推向神情有些驚訝的索隆。

有酒喝?!

[別誤會,我只是想盡快結束這話題,不想浪費時間在跟你這顆笨綠藻吵無謂的架。]
[什麼?!你...]額上冒出青筋,深諳索隆脾氣的香吉士截斷了他的話。
[你知道羅賓醬的母親吧?]話題扯上了羅賓,乖乖...這傢伙竟然平靜了下來,香吉士又抬起了眉頭。
[你想說什麼?]索隆陰鬱的盯著他,這船上的人...除了那只懂得肉和戰鬥的船長以外,總是喜歡繞著圈子說話,再用他的不解與遲鈍拿來揶揄開玩笑,就像現在這樣...
[今天是母親節。]香吉士早就看穿索隆的心思,不是有句俗諺叫什麼來著...人笨看臉就知道。
[.........。]索隆面露不解地回望他,像是不懂母親節跟剛剛的話題有什麼關聯性。

[你該不會不知道母親節是什麼吧?]
[知道啊,但跟你那女人的母親有什麼關係?]

香吉士瞪大眼,看著他的表情就像是聽到什麼不可思議的消息。
索隆表情又開始不爽了。

[我問你,你之前有沒有過母親節的經驗?]
[聽過,沒有過。]

所以這傢伙打小就是孤兒囉?那就可以解釋他方才不理解的表情。

[簡言之,母親節是一個讓兒女感謝平日母親辛勞的日子。]
[所以?]

還是直接告訴他怎麼做好了,香吉士有些挫敗的瞪著對方。

[算了,你應該知道羅賓醬的母親在22年前的歐哈拉過世了吧?]
[.........。]
索隆沒有回應讓香吉士開始不耐煩,這顆笨綠藻到底有沒有認真關心過羅賓醬的心情啊?
[你該不會不知道羅賓醬很想念她母親的心情吧?!]開始用手指敲著桌面,此時的香吉士就像在審問嫌疑犯的刑警。
索隆突然直視香吉士,彎著身子、抓起桌上那杯酒啜飲。待香吉士要開始發難時,索隆出了聲。

[比起這個,你擔心的應該要是那愛錢的女人吧。]
[什麼?!]
[我的女人我自己管。]雖然你算幫了一把,索隆想起方才那女人的背影。
[你這傢伙真的有聽懂...]香吉士被索隆突如其來的反將一軍,有些狼狽地回擊。
[我話說完了,酒也喝完了,該練功了。]索隆站起身,拉緊腰帶挪了挪愛刀的位置便走出廚房,留下張著嘴卻許久都說不出話的香吉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s cafe 的頭像
Chi's cafe

chicafe的部落格

Chi's ca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