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丸,你最喜歡的顏色是什麼?

啊?

問問而已,快說啊!

...不麻煩的顏色吧。

...這是什麼奇怪的顏色?你在整我啊?!

才不會做這種事,麻煩死了。

喂!你去哪裡?我還沒問完?!


[手鞠妳幫我評評理嘛!那傢伙完全沒回答到我的問題啊!虧我好心想送個生日禮物順便恭喜他升上中忍,也不想想我們好朋友這麼多年竟然還這麼不知好歹!]
看著眼前火冒三丈的女子拳頭浮現跳動的青筋,雖然不若小櫻那完全繼承五代火影的怪力,手鞠還是有些擔心那一掌要是拍在桌上,可是麻煩啊。

[井野,妳冷靜一點。]一旁的小櫻苦笑的安撫著頭頂都冒煙的好友,對手鞠丟出求救的眼神。

接收到信號的手鞠在心裡無奈地嘆了口氣,想想那傢伙老是掛在嘴邊的金牌名言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要是自己身邊有著這麼一個纖細敏感、發起火來無比可怕的女生,她大概也會受不了,唉...女人真的很麻煩啊。

砂的子民不拘小節,豪邁颯爽的心性與生活直接反應在他們的日常生活中,或許是環境貧瘠的原因,砂的子民為了生存能夠容忍彼此的瑕疵一起生活,團結一致,
在水源、食物各種必要的生存條技受到限制的沙漠裡,妄想獨自生活是不可能的,

而供不應求的時候,弱肉強食即是唯一的生存規則,

砂忍那殘忍堅毅的忍道便是在這樣艱險的環境下磨練而生,倖存者,往往都是經過死亡的洗禮而篩選出來的精粹,

手鞠正是其中之一,不同的是,手鞠膽大心細的性格是在那時時刻刻生命都受到威脅的環境下衍生出來的自我防衛,因為她是風影的女兒,是風影的弱點。

[那就不如從他的回答找出答案吧。]原本平放在桌上的手拿起杯子,輕輕地晃著,手鞠看著杯中自己的倒影因波動有些扭曲。

因為手鞠的這句話讓對面兩個女生困惑地望著她,呆愣的表情在那兩張愈發甜美精緻的五官有些違和地令人發噱,以杯就口地掩飾唇角那些微苦澀的笑意。
真是可愛啊,對於所愛所恨都能直率坦然地面對,緊緊抓住、卻又能夠在失去的那一刻鼓起勇氣的繼續前行,這樣的韌性與意志與事事隱忍的砂村是截然不同的,

至少,她砂瀑手鞠可是無法做到這種地步,她可以為了村子、為了家人奉獻生命,卻無法將那最真實的自己形於外,在砂隱這樣只會招來自我毀滅的下場。

[不麻煩的顏色啊...大概就是在他身上是合適而且不會招來麻煩的顏色吧。]

[...手鞠妳在講繞口令嗎?]無法同步跟上的井野完全矇了,而小櫻則是碰著下巴思索了一會兒,[...那什麼才是不會招來麻煩的顏色?]

[呵呵...,我想絕不可能會是粉紅色吧。]

[啊?這是理所當然的吧,鹿丸那傢伙可是男的,怎麼可能...怎麼...]井野先是有些嫌棄這答案,話沒說完瞪眼、難以置信地看著手鞠,[所以手鞠姐的意思是...]

[呵呵。]這女孩的表情還真是多變的可愛,手鞠忍不住的笑了笑。

[是啊,手鞠的意思大概就是照著鹿丸怕麻煩又不喜歡高調的性格來選吧。]小櫻在旁邊接著回答。

是啊,正因為是重要、有意義的禮物,容易會去猜想被贈者的喜好,但鹿丸的反應以及給的答案實實在在地惹怒井野,以至於情緒易於起伏的她並未去細想這樣的回答,
而鹿丸大概也知道井野的目的,覺得還要回禮很麻煩才會做出這樣惱人的回答,小櫻無力地笑著,可別讓井野發現鹿丸的算計,鹿丸這怕麻煩的性格實在令人不敢領教。
突然想到什麼,小櫻看向手鞠,而後者正專注於手中的茶,並未察覺。

如果是自己或井野,甚至是其他與鹿丸從小到大認識的熟人,對他個性瞭若指掌是很正常的事,但,

手鞠?

幸許是小櫻的目光過於專注,手鞠抬眼、好奇地回望,小櫻對手鞠笑著說,[我說的沒錯吧,手鞠?]

那一刻,小櫻的笑容讓手鞠感到不大對勁,但又說不上是什麼,只是愣了一下微笑不說話,一旁粗神經的井野什麼都沒發現,仍在認真的細數著那些所謂"不麻煩的顏色"有哪些。

[雖然範圍縮小了很多,大抵就是黑色、灰色等比較深色的顏色囉?]

井野不愧是井野。小櫻的嘴角無力的抖動。

而坐在對面的手鞠依舊不發一語,淡笑著。

[但萬一挑選出來的顏色那傢伙不喜歡怎麼辦?]井野擔憂地問,這一次,小櫻完完全全被井野擊敗,一旁的手鞠只是笑意更深,再度拿起杯子往唇邊遞。


[不會不喜歡的,試試就知道囉,反正也算是把禮物送出去了不是?]

創作者介紹

chicafe的部落格

Chi's ca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