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那副表情、還是那閒散的姿勢,但鹿丸卻有些心不在焉,想起那天她的反應還有這幾天的相處,

那女人...是不是也有些自覺了?

鹿丸其實不喜歡晴天,太過晴朗的天氣,雲的數量少之又少,陽光毫無遮掩地直曬讓他覺得心煩意亂,而現在恰好是他最喜歡的天氣,多雲不失晴朗,卻沒什麼心思去好好享受。

[呼...]麻煩的女人。

[你嘆什麼氣啊?]一張沾滿墨的臉突然出現在他眼前。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對於他的出現,不是不驚訝,只是懶得有反應,話說回來,懶散到連自然反應都能抑制住,鹿丸突然覺得自己真不是普通的厲害。

勘九郎揚了一揚手上的文件,[手鞠說你會在這休息,讓我過來找你討論明天的會議報告。]

[喔...那開始吧。]坐起身,一股無名火竄上心頭,但還是一副懶洋洋的表情。

大略討論了一會兒,勘九郎寫著最後結尾的註記,而鹿丸抬頭看著天上,原本相距甚遠的兩片雲因風緩緩靠近、相融、然後成了另一片大雲,正入神的時候,勘九郎說了話,

[喂,手鞠最近有些不對勁。]

[啊?我也這麼覺得。]

[是因為你吧?]劃上最後一筆,勘九郎抬眼盯著鹿丸。

[或許吧,]察覺到勘九郎因為自己的反應逐漸不善的視線,鹿丸轉頭回望,[但她不說,我也不能做什麼啊。]

[什麼意思?]

[你應該挺了解她的個性吧,]視線回到那一片大雲看著它繼續吞噬著其他雲朵、然後融合,[你怎能讓風停下來呢...]

最後一句像是鹿丸自言自語一樣,勘九郎盯著他那依舊淡漠的表情,也不是不能理解自家老姐的性格還有想法,[所以,你打算什麼都不做嗎?],頓了頓,[不怕後悔?]

鹿丸聽到那一句悶笑了一聲,感興趣地看著勘九郎,[怎麼說?]

[別裝了,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你們兩人有貓膩,]勘九郎沒好氣得肘抵著膝、掌支著下巴,[至少我感覺得出來,你對手鞠來說,是一個特別的存在。]

[......。]

瞥了眼鹿丸,勘九郎繼續說,[我想,對你來說也是吧,]翻了翻手上的文件,看著手鞠在他來之前耳提面命地寫著上面的注意事項,以及之後鹿丸提出的想法不謀而合,勘九郎是真心覺得這兩人就這樣散了有些可惜啊。

[...別說了,勘九郎。]鹿丸只是沉默,那文件上的筆跡不是認不出來,也大略能猜出她這幾天反常的用意,兩人如果再這樣繼續曖昧不明貌似不怎麼安全啊。

[嘛,也不是不能理解你們兩人的想法,我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勘九郎起身整了整衣服以及背後的傀儡,[但逃避都不像是你們兩人會做的事吧。]勘九郎笑了出來,[對了,我臨時有事要回砂村,這再麻煩你交給手鞠。]

[啊?!]鹿丸接著那從天而降的文件。

[順便幫我跟手鞠說一聲,告辭!]

勘九郎瞬移前掛在臉上的詭異笑容,鹿丸有些無奈,[等著看好戲是吧?]狹長的眼盯著文件,勘九郎張牙舞爪的潦草註記對比著另一人井井有條的筆跡,不自覺的揚起嘴角。

[我也很好奇啊,妳會怎麼做?]

*********************************************************************************************************
[喂,愛哭鬼,要怎樣才能證明風的存在啊?]女孩望著天空好一會兒突然有所感的發問,束著髮的男孩只是睜開眼望著女孩抬頭的側臉,那柔和的線條讓他有些心猿意馬。

[啊?問這什麼奇怪問題,]許是話中的口氣有些不耐煩讓他接收到女孩凌厲的眼刀,有些無奈的回答,[很容易啊,看樹梢啊。]

[有可能只是鳥經過吧?]

[那也可以看地上的沙子有沒有在飛啊,吶,妳們那應該一天到晚都能看到吧。]

[這麼說也是啊...,可是愛哭鬼,]

[啊?]

[我覺得在天空啊,雲是最能證明風存在的東西喔。]女孩揚起笑容,得意卻又帶孩子氣的自信笑容,鹿丸只是瞥了一眼便平淡的轉開視線,不著痕跡的掩飾心中怦然。

[啊,說的也是啊。]


但如果沒有雲呢?

創作者介紹

chicafe的部落格

Chi's ca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