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餐時刻的居酒屋最是酒酣耳熱,在幾杯黃湯下肚後,無論是一言不合起身空揮拳的醉客們,或是一起壯膽用餐掩飾其實我單身我沒人愛我好想哭的單身傢伙們,沒有不是扯開了嗓、用力地喊出每一個字,雖然都是些不成句的字詞,但也不難從裡邊聽出快意。
相對於坐在角落、不發一語進食的一男一女,倒是引起些微目光,畢竟兩人方才進屋,女方強勢的氣場倒是讓人很快地打消對那曲線凹凸有致的遐想,但也只是暫時而已,居酒屋不缺醉客,在兩人的餐點都送來之後,還是有幾個搖搖晃晃的身影靠近了他們。

所以我說,女人真麻煩。
手鞠覺得面前那張臉的主人心裡正這麼想著,拳頭不自覺握緊。

所以我說,哪裡不選,在這種時間選了居酒屋?
鹿丸只是這樣想著,只是那突然緊握的拳頭讓他覺得不妙。

[ 什麼都不要做。」鹿丸在踏進屋內的時候早就有了心理準備,手鞠很聰明但有些時候還是挺遲鈍的,這也不能怪她,平常身邊總會有勘九郎或我愛羅跟著,滿臉塗油墨跟揹著大葫蘆的裝扮任誰一看都知道絕非等閒之輩,誰還敢靠近?

酒氣逼近,夾帶著難聞的氣味讓手鞠皺眉停下?菜入口的動作。鹿丸則仰頭喝光茶水,不經意的用眼神再次示意手鞠。

[ 呦,這裡來了個漂亮的妞呢。 ]因為酒意脫掉上衣的半裸醉客不懷好意的將手搭向手鞠肩膀的時候,手鞠不著痕跡的側身閃過,在其他人看來只是因為喝醉所以抓空,至少半裸醉客是這麼認為的,身旁藉酒意起歹意的人暗自竊笑著同伴酒量太差這樣也碰不到。
[ 揹著這麼大的扇子是不是很怕熱啊,我們帶你去涼快的地方好不好啊? ]邊說邊往女人身旁空位坐下卻像踩空般的往鹿丸倒去,手鞠有些幸災樂禍地看著鹿丸,畢竟這絆腳可是她精心計算好的力道,鹿丸在聞到那混雜的味道多少有些受不了。
[ 這位大哥,您喝多了。]
[ 嗯?你這娘泡少來管老子閒事!]惱羞成怒的醉客揪緊了鹿丸衣領,惡聲惡氣的提高音量,突然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於此,醉客們突然有些遲疑,但在看到男方白弱書生樣子肯定禁不起嚇,惡向膽邊生,開始將目標從手鞠移向鹿丸。
[ 兩位大哥好好說話,大家都在看這呢。]像是真的害怕一樣高舉雙手擺出討好笑容,店裡的目光多半轉為不屑、嫌惡與輕視,更有人以憐憫的目光看向手鞠,像是在說可憐這樣的女人配上了這種懦弱的男人。
手鞠不是沒察覺到這些視線,多半有些怒氣又有些害臊,怒氣竄升快速地不明來由,害臊卻是因為在別人眼裡自己跟鹿丸像是一對。
[ 知道害怕還不趕快掏錢出來替老子付酒錢,看你這娘樣老子就有氣!]
[ 兩位大哥別這樣,給小弟留個面子,我們出去說話好嗎?小弟有帶錢的。]四周圍的注視有了更深的輕視,甚至有不把鹿丸當男人看的嫌惡眼光,但就是沒人上前阻止,早在這對男女進屋前,這兩人早已喝得酩酊大醉,打跑了一堆客人還打壞了店家桌椅,老闆苦於力量單薄沒辦法將人趕走只能隱忍著。
[ 哈哈哈哈哈留面子,好!老子就給你留個面子,咱們出去說!]鹿丸就這樣被帶了出去,店裡其他人擔憂地看向孤身一人的女子,那男人要是跑掉了,這女子不就...。
[ 喂,小姐,識相的還是趁現在快離開吧?]幾個熱心的客人開始了一陣交談,但都不約而同地壓低音量。
[ 對啊,我說老闆你們有沒有後門之類的通道啊?]
[ 後門是有啊,但後門通往的小巷在幾天前讓隔壁新開的餐館給弄塞了,這幾天還在修理沒法走啊。]
[ 欸我說小姐啊,別吃了啊,現在逃跑要緊啊。]

手鞠不動聲色的繼續進食,心裡卻是哭笑不得,這些人不敢上前阻止,但還是很善良的人啊,善良的膽小鬼,就像那一次在醫院裡鹿丸背對著自己哭泣的感覺一樣。

明明腹黑鬼一個。手鞠吞下最後一口魚肉時,店門的簾幕被掀了開來,眾人繼續裝作先前飲酒一樣,就是沒人敢將目光看向門口。

[ 老闆,這是剛剛那兩位大哥託我拿給你的,他們有事先走,剩下的當作方才打壞店家設備的賠償。]鹿丸將錢袋丟向櫃檯,轉身坐下吃著一箸未動的晚餐,等等...。

[ 冷淡女,我的鯖魚跑去哪了?]
[ ......。]手鞠慢慢喝了一口熱茶,連理都不理。

最後老闆免費招待了烤鰻魚還有紅豆糯米糰,鹿丸吃完了魚,兩人份的糯米糰則全部進了手鞠的肚子裡,這讓鹿丸對手鞠的食量有了新的估量。

鹿丸其實是在眾人既好奇又讚賞的注視下吃完那盤烤鰻魚,結帳時,兩人對上老闆那閃閃發亮夾帶崇拜與感激的眼神,鹿丸有些沒轍地撇了嘴,手鞠還是不小心笑了出來。

飯後兩人漫步走回木葉為砂忍使者安排的住所,新月已到正上方,手鞠完全忘了鹿丸傍晚的不對勁還有自己這幾天一直與鹿丸保持距離的原因,很自然地跟鹿丸道別轉身進屋內的時候,突然動彈不得,這感覺就像是...,再之後手鞠想起來自己忘了什麼,
[ 我說妳啊,也太遲鈍了吧? ]
[ ......。]
[ 算了,能泰然自若地進居酒屋吃飯的話,也不是不無可能,畢竟妳可是殘忍兇暴的女忍者啊。]
[ ...大半夜地想在天空飛是嗎 ?]手鞠咬牙切齒的吐出這句話,等影縛術解開後一定要把他搧出村外。
[ 嘛,現在大概是想著把我搧遠一些、好離我遠一點是吧?]看著女人突然僵住身體,鹿丸知道自己猜對了。

[ 我知道妳在躲我,而我只是想確認一些事才困住妳的行動,不用太緊張。]

怎麼可能不緊張?手鞠視線盯著地面上只剩自己的影子,加深了她的緊張感。

[ 喏,冷淡女,]
[ .........。]
[ 妳應該知道我想確認什麼吧?]
[ .........。]
[ 為什麼躲我?]
[ .........。] 手鞠察覺到自己頰邊滑落了一滴汗。
[ 手鞠?]

鹿丸最後還是沒有得到答案,恰巧完成任務回村的鳴人路過看見鹿丸一人站在一棟屋子前,覺得疑惑喊了鹿丸。
鹿丸皺眉吐出一口氣,解開了影縛術。

[ 算了,晚安。]

手鞠在關上門的下一秒聽見那九尾小子問鹿丸一人站在這做什麼,心跳因方才快速逃回屋內的而奔馳著,腦中卻縈繞著那一句話,終於交談聲消失,只剩下那越來越不受控制的心跳聲,坐在玄關處脫鞋時,手鞠突地想起傍晚鹿丸拎著自己的鞋的景象,臉終於紅了起來。
[ 可惡的傢伙,還是要搧飛他才對。] 
 

創作者介紹

chicafe的部落格

Chi's ca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