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晚,鹿丸接到緊急任務出村,錯過了手鞠離村時間,再次見面則已是第四次忍界大戰,兩人很巧地被分發在遠距離作戰部隊,擅於中近距離戰鬥的奈良鹿丸會被命令為第四部隊代理統領是基於統領我愛羅作為此次戰役主要戰力之一,隨時有前往戰場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則是奈良鹿丸的謀略與氣度在中忍考試及後來獨自擊殺"曉"成員飛段的優異表現,作為支援角色的第四部隊最是需要奈良鹿丸那沉的住氣的性子以及調度上的決策能力,手鞠做為遠距離攻擊型上忍則能夠提供相對應的建議,亦能代替風影我愛羅穩固軍心。

[ ...打起精神來!]那張五官俏麗的臉認真嚴肅。鹿丸不用轉頭也清楚知道手鞠用什麼樣表情瞪著自己,這次參戰可是比起以往任務都還要可能有去無回,判斷決策失誤造成的後果可不是說彌補就能彌補的。
[ ...真是再麻煩不過了。]

之後,鹿丸從鹿久那接下與丁次前往前線的命令,知道亡者們被召喚回來,聽見當中包含阿斯瑪,憤怒張揚於無形之中,但未顯露太多情緒,手鞠只是靜默看著。

[ 鹿丸,走了。] 丁次也有著相同憤怒,勒緊了身上戰袍,仔細檢查所有物品。
鹿丸握緊拳頭,將代理統領一職交接給手鞠之後,轉身離開時停住了腳步,    

[ 喂,]

[ 做什麼,愛哭鬼?]

[ 可別死了喔,]

[ 哼,你才是吧,]

****************************************************

四次忍界大戰結束,佐助與鳴人在終結谷對戰,兩人各自付出一隻手臂的代價,鳴人成功說服佐助不再堅持革命,並與鳴人合印解開無限月讀,卡卡西繼任六代火影,佐助離村贖罪,五大國彼此達成協議暫時休戰好休養生息。
休戰,卻引來其他居心叵測的覬覦,參與大戰的忍者還來不及好好弭平戰爭帶來的傷痕就疲於應付那些人的偷襲,幸運的是,木葉村在參戰之前所擬的協議中提出了戰後仍維持五大國與武士村的結盟關係條例,使得各村之間的人力調度與資源補助往返增多,爭端逐漸平息,漸漸的,「和平」出現了可見的契機。
戰前本已結盟的木葉與砂忍村在戰後的往來更加密切,當中五代風影我愛羅的推力不可或缺,鹿丸與手鞠等人在忍者聯軍中的優異表現在戰後快速被擢拔為聯盟決策團隊一員,戰後事務繁忙,等到鹿丸拿起行事曆想著再幾個月就要開始鹿場一年一度的鹿茸採收,才發現已經過了一年。

鹿丸每一次前往聯軍決策總部時,在辦公室裡見到手鞠與雲隱村的希相談甚歡就覺得一肚子悶氣,他與手鞠兩人幾乎不再像過往有閒暇時間談論或思考其他事,一碰頭幾乎都是討論盟國重建事務與外交政治,一年前那一晚萌生出若有似無的曖昧似乎就這樣沉寂隱去。
除了接下聯盟總部的木葉代表職位之外,也要忙著承接殉職的父親─奈良鹿久畢生努力的藥典編纂、藥材種植培育還有鹿場維護,他已經沒有時間也沒有力氣再去想兩人之間的事,父親的死訊、母親的心情、紅老師與小未來、族裡事務、聯軍決策、木葉忍者任務...鹿丸不敢喊累也不能停下休息,零星散碎的休息時間也幾乎只是點著菸草閉目想著村內大小事。

今天是聯軍的例行會議,又一次看見希與手鞠熱切討論砂隱村忍者學校建設的事,鹿丸再一次憋悶轉身回到辦公室,將椅子轉向窗外,伸長了腳放在窗台,吞雲吐霧地望著窗外天空,胡亂猜想著老爸還活著的時候就像他這樣一邊叼著菸一邊忙著族裡大小事務,開始走快的雲讓鹿丸想起以往在特等席的一切,草皮的味道、樹葉沙沙作響的聲音還有...與阿斯瑪的對話以及...
耀眼的金髮。
鹿丸皺眉閉上眼,想努力控制自己不去想起與她有關的任何事物,待會去甘栗甘買個老媽愛吃的紅豆羊羹好了,多帶一份給紅老師好了。已屆用餐時間,鹿丸卻沒什麼心情去食堂吃飯,積壓過多的公務已讓他好一陣子作息不正常,身體不太容易感受到飢餓感,或者說已經習慣胃內的侵蝕感,正當他因為血糖低昏昏欲睡時,隱約聽到門被打開的聲音,鼻間竄進了忍具特有的防鏽油味,還摻和著若有似無的馨香,熟悉地令人安心。

[ 你再這樣下去會搞壞身體的。]

大戰結束後,兩人比起戰前見面交談的時間更多,彼此之間卻益發陌生,手鞠透過好多人知道鹿丸現在的處境,岩隱村的黑土說鹿丸在聯盟總部的時間常常忙到沒空吃飯,偶爾在木葉遇到五代火影聊起鹿丸將奈良藥典編纂的比鹿久大人還在世的時候更加完善,因為定期交流而去木葉醫療總部時井野擔憂煩躁地提起鹿丸最近作息很不規律也不參加第十班的定期聚餐,甘栗甘的老闆娘說...、九尾小子說...、與鹿丸很要好的秋道忍者也說...,就是沒有任何一件事從鹿丸本人嘴裡說給自己聽到,手鞠不是遲鈍也不是不在意,只是戰前的那一晚總讓她不由自主地避開與鹿丸有關的任何事物,一日拖過一日,以為那一晚的曖昧會就此雲散。
只是當今天看見鹿丸愈發瘦削的背影,她再也忍不住了,婉拒雲隱村代表的用餐邀約,進了食堂一會兒就拿著粥食逕自走到鹿丸辦公室,篤定那傢伙肯定窩在辦公室連門都不敲直接開門,結果門一開就看見煙霧在椅背後緩慢上升,好看的眉眼不自覺染上憤怒。

但鹿丸沒有回話也沒有轉過來,覺得被無視的手鞠腦中那名為理智的那根筋突然斷線,她快速地大步走向辦公桌,有些粗魯地將粥食擺在被卷軸淹沒的桌上,走到窗前將鹿丸嘴裡的菸給抽走,也是在這時候才發現鹿丸其實正在閉眼休息。

還好不是無視自己。手鞠對這突然冒出的想法有些困惑,但眼前那雙浮腫疲憊的眼神讓她沒有多想,只是皺眉瞪著鹿丸有些惺忪的表情。因為血糖低,鹿丸睜開眼好一會兒才看清那模糊的人影是誰,還來不及詫異女人出現在面前的景象,就被扭著耳朵轉了個圈,

[ 好痛! ]

[ 沒吃飯還抽菸,讓吉野阿姨知道可不是擰耳朵就能解決的事!粥拿來了快吃!]

[ ... ... 妳拿來的?]鹿丸摸著有些發熱的耳朵,在食物與手鞠之間來回張望。

[ 閉嘴,吃飯。] 在手鞠二度將手伸到自己耳旁時,鹿丸快速地拿起調羹吃了第一口粥,久未進食的胃有些抗議地抽疼著,鹿丸不自覺用掌根抵著腹部,想放下調羹卻似乎聽到身旁傳來的警告聲,只好無奈地舀起第二匙慢慢地吃著,逐漸暖和的胃讓鹿丸臉色有些好轉,等到鹿丸發現自己將粥食吃得一乾二淨,才慢半拍地想起,

[ 妳吃了嗎?]

[ 我待會有事,路上再吃就可以了。] 手鞠恢復以往的面無表情,俯身收拾了碗筷轉身就走。

[ 喂...等一下...... ] 回應他的關門聲,摸不著頭緒的鹿丸雖然有些欣喜手鞠那用粗魯隱藏起來的關心,但又有些困惑,託自家母親還有井野之福,他很能察覺到女人的情緒轉變,只是方才手鞠離去時,除了以往將他吃得死死的勝利感以外,好像還多了些什麼。
習慣性掏起口袋中的菸盒,突然耳邊響起那句女人慣於將關心隱藏的威嚇語句,便又作罷,坐直身子開始處理桌上的卷軸。

創作者介紹

chicafe的部落格

Chi's ca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