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聯盟離開後,鹿丸回木葉時順道去了一趟甘栗甘,老闆娘用著比以往還和藹地笑容盯著自己,腦袋超時運轉已久的鹿丸早已放空沒有多想,只是要了兩份紅豆羊羹外帶,結帳時沒想到平時板著臉的老闆笑地更有深意,

[ 鹿丸啊,買兩份是要去探望紅小姐嗎?]

[ 嗯...是啊,怎麼了嗎?]

[ 沒事,我們倆只是覺得好一陣子沒看見未來那娃兒了,有些想念。]包好羊羹的老闆娘將袋子遞向鹿丸,
[ 快去吧,別耽擱到晚飯時間。]

[ 啊? 知道了。]對於老闆與老闆娘那有些異常的舉止,鹿丸只是疲倦地無力細想,離開了甘栗甘,到了阿斯瑪家門口,恰巧遇到剛好牽著小未來散步回來的夕日紅。夕日紅看了一下鹿丸又再看了他手裡提的袋子,揚起一抹可以說是詭異的笑容,

[ 哎呀,是鹿丸啊。]
今天大家是怎麼了? 鹿丸撇著嘴想著。
[ 鹿丸叔叔...甜甜的... ]小未來看到某人手裡的袋子,開心地擺著另一隻空閒的手。
[ 嗯? 鼻子真靈敏? 怎麼知道這裡面是甜食啊,小未來?]鹿丸走到小未來面前,蹲下身特意拿著袋子在她面前晃啊晃。
[ 漂亮姊姊...甜甜的...]仍在牙牙學語的小未來更加興奮地放開牽握媽媽的手,在鹿丸詫異的時候,一把將袋子抓過來緊緊抱在懷裡。
[ 什麼... ] 漂亮姊姊?
[ 對了,鹿丸,下午在街上碰到吉野姊,今晚奈良家好像有客人呢。]夕日紅沒多理會鹿丸的困惑,一邊安撫著小未來說「今天不能再吃了喔」、一邊微笑催促著鹿丸回家裡去,就抱起小未來進屋去了。

[ 啊啊...知道了,那麼我告辭了。]
[ 鹿丸叔叔再見...。]小未來開心地越過夕日紅的肩膀,揮著白胖胖的小手直到大門闔上。

[ 家裡有客人啊... ]如方才一樣很快地垮下肩膀,鹿丸二度決定放棄思考,只是加快腳步的回到自家屋,一開門就看見玄關多了一雙鞋,很眼熟但又不像是老媽的鞋子。

[ 我回來了。]

[ 回來了啊?先去洗把手,再一會兒就可以吃晚餐了。]廚房裡傳來老媽的聲音,卻沒細察聲調似乎有些高昂。

[ 我先洗個澡... ]想到浴室就得先經過廚房,鹿丸抓起衣襬往上掀,邊脫上衣邊走入廚房,衣服才剛離身的那一刻鹿丸便跟端菜出來的人對上了眼,立馬停住了動作。

她怎麼會在這裡?! 

手鞠看了一眼鹿丸,快速且平靜地收回視線,將菜餚放向餐桌上的隔熱墊,端著瓷鍋出來的吉野看到自家兒子衣服脫一半又傻愣住的表情,翻了翻白眼,放好瓷鍋之後就快速地繞過手鞠狠拍了鹿丸光裸的背。

[ 好痛! ]

[ 你老媽我邀請客人回來,你在這邊表演什麼脫衣秀? 要洗澡快去,晚餐快好了! ]吉野將鹿丸推出廚房,轉身和藹地看著手鞠笑。

[ 抱歉啦,我家兒子有些笨拙,別放在心上。]

[ 不,該要說的話,是我給您添麻煩了。] 

[ 哎呀妳這女孩真體貼...來來來,我跟妳說啊... ] 吉野看著手鞠紅得像要滴出血的耳朵暗自竊笑中,對她的大方得體又增添了許多好感,用著跟方才完全相反的力道溫柔牽起手鞠往廚房內走去。


鹿丸覺得困惑,誰來告訴他現在是怎麼一回事?

[ 鹿丸,發什麼呆還不快吃!手鞠多吃些,別客氣。]
[ 嗯,謝謝吉野阿姨。]

鹿丸捧起湯碗有些納悶的喝著,藉著抬頭喝下的動作瞄了幾眼對面的手鞠,對方只是平靜地吃著菜,不怎麼搭理他,話說回來...這湯的味道...。吉野看著鹿丸盯著空掉的湯碗瞧,再看向很平靜地吃著自己碗裡菜餚的手鞠,

[ 鹿丸,你不吃飯盯著碗裡瞧做什麼? ]
[ 媽,這湯怎麼跟平常的味道不大一樣? ]
[ 那是當然的,這可是人家手鞠親自下廚煮的。] 鹿丸看了一眼對面的人,又若無其事地收回視線,
[ 喔...是這樣啊。]語帶深意的拉長了音,
[ 這可是手鞠的獨門配方,味道怎樣?還不錯吧?]
[ 嗯...很好喝。]鹿丸用筷子夾起魚肉,不用看也知道,某人的臉肯定紅了。

****************************
晚飯後的談話,知道了手鞠來往木葉都是住在安排給村外使者的宿舍,吉野很"熱情"地留下手鞠,把鹿丸趕去整理客房以及鋪被褥之後,"熱情"地將手鞠帶到房間內拿了一些乾淨衣物讓手鞠換洗,怎樣都無法成功拒絕吉野的手鞠最後還是屈服走進浴室。
在這期間,鹿丸也鋪好被褥拿著乾淨被枕走到客房,只是當他轉身要離開的時候卻發現自家母親正用一種令他頭皮發麻的眼神盯著他。

[ 我說鹿丸啊,]
[ 啊...什麼事? ]
[ 井野跟丁次好像都有對象了是吧? ]
[ ... ... ... ...。]
[ 加把勁啊,可別被人追走之後才後悔,這一點你爸就比你強多了。]
[ ... ... ... ...。]
[ 手鞠是個好女孩,要好好對待人家,你爸之前也很稱讚手鞠...。] 氣氛突然有些凝滯,吉野的話語帶有一絲苦澀,鹿丸很快就發現到,但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轉身將鋪好的被褥擺弄的平順。
[ 媽,]
[ 嗯? ]
[ 老爸跟我說過,他會娶妳是因為妳的微笑很溫柔。]
[ ... ... ... ... 。]
[ 手鞠也一樣喔。] 
[ ... ... 你這小子跟你爸一樣滑頭,加把勁啊!]
[ 是是... ]
[ 是說一次就夠了! ] 吉野忍不住賞了自家兒子一個爆栗。
[ 好痛! ]

鹿丸鋪好被枕等了好一會兒,發現手鞠都沒進來便出來找人,就著月光發現迴廊一端手鞠正坐在廊上,懸著一雙光溜的小腿,從毛巾掩蓋的形狀來看應該是將髮繩卸下洗了髮,毛巾遮掩住她大半的表情,時不時的停止動作像是在思考什麼,鹿丸待了一會兒最後還是走上前。
[ 我把被枕都鋪好了,夜裡濕冷,別踢被著涼了。]
[ 哼。]
[ 湯很好喝,]
[ ... ... 。]
[ 粥也很好吃。]
[ ... ... 。]
[ 謝謝。]
[ ... ... 嗯。]
[ 晚了,妳早點休息吧,晚安。]毛巾沒遮掩到的後頸都開始泛紅了,鹿丸沒有直接戳破,轉身緩步走向自己的房間。
[ ... ... 晚安。]

一直到鹿丸離去好一會兒,手鞠才把毛巾拿下,揪緊了毛巾,泛紅的臉,笑得溫柔。

創作者介紹

chicafe的部落格

Chi's ca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