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鞠一覺醒來,看著陌生的四周好一會兒才想起自己昨晚是借住了奈良家,轉身想拿衣物換穿的時候才想起昨晚吉野阿姨很"熱情"地趁她人還在浴室洗澡無法抵抗便將衣服拿去浸泡,估計現在應該正在外頭晾曬著。
手鞠有些頭痛,因為她現在才想到自己的衣物被晾曬在院子內,人來人往的容易引起誤會,正煩惱著他人問起時該用什麼說詞較合適的時候,門外響起腳步聲。

[ 冷淡女,妳醒了嗎? ] 
[ ... ... ...。] 有人這樣叫客人起床的嗎? 手鞠有些遷怒的瞪著紙門。
[ 醒來的話就去盥洗吧,妳的衣服已經收好放在浴室,跟盥洗用具放一起... ...了。] 話還沒說完紙門突然被打開,鹿丸居高臨下的看著女人還有些惺忪的睡眼,不若平常張揚的金髮正柔順披散在肩上,鹿丸覺得心跳漏了幾拍,現在的她,沉靜、毫無防備。
[ 衣服乾了? ]
[ 嗯...放在炕上烘暖的。]
[ 那我先去盥洗。]

鹿丸沒漏看女人鬆了口氣的表情,只是女人離去的背影更讓鹿丸陷入一會兒的旖旎思想,奈良的家徽... 手鞠穿著奈良的家徽...,鹿丸覺得心律不整地有些嚴重。

快速盥洗後,在脫下昨晚吉野"熱情"借她的換洗衣物時視線不經意地掃過,才發現自己竟然穿著有奈良家徽的衣服,一張俏臉又開始泛紅,
[ 愛哭鬼應該沒發現吧... ...。]被烘地暖透的衣物溫服合貼,手鞠將脫下的衣物摺好,只是想到自己竟然穿著別人家的家徽一整夜還無自覺地在那傢伙面前經過,手鞠開始反省自己是不是因為年紀大了腦袋開始不好使了呢?
不過夜裡真的就像愛哭鬼說的一樣有些濕冷,那樣的溫度窩在暖和的被窩裡舒適地很剛好,也難怪自己會睡昏頭,手鞠照著鏡子整理頭髮,昨晚不知道將髮繩丟哪,想了一會兒決定就這樣披散著髮走出浴室。

[ 哎呀,手鞠起床啦,再等一會兒就能吃早飯了。]
[ 阿姨,我一起幫忙吧。]
[ 手鞠真是個乖女孩,鹿丸你還在慢吞吞什麼勁,還不快去把門口的牛奶拿進來! ]
[ 已經拿進來了,放在桌上。] 鹿丸翻著報紙,眼神卻無法控制的飄向廚房內,尚未束起的頭髮垂落,女人不時用手指將不安分的鬢髮勾往耳後,卷翹的髮讓頸項與鎖骨若隱若現直勾勾地讓鹿丸有些心癢,她與吉野聊天時總是揚著嘴角、一雙好看的眼睛總揉和著幾分溫柔。
[ 對了,阿姨真的很謝謝妳,幫我洗晾了衣服。]
[ 嗯?呵呵...我是洗了衣服沒錯,但鹿丸在我擰乾後就拿去炕上了,說是得趕上今早與火影的會面呢。] 

鹿丸清楚看到某人僵直了身子,默默收回視線。

[ 真是...既然這樣得加快動作呢,聽阿姨的話,先去餐桌上坐著吧,待會就端出去了。]吉野似乎沒發現手鞠的異狀,只是將她推往餐桌上,回廚房時順勢賞了鹿丸一個爆栗。
[ 好痛! ]     [ 早餐上桌前,替我陪手鞠聊聊天,先去把牛奶倒好! ]

鹿丸將報紙摺好放回櫃上,彎身拿了三個杯子,用查克拉驅動以火遁原理設計的爐子加熱牛奶,再伸手到另一邊的櫃子裡拿了香草罐,從裏頭取了些香草料分放在空杯裡,等到牛奶開始泛起熱氣,兩人只是沉默著。

熱好的牛奶輕放在手鞠面前,鹿丸慢騰騰走回位子上喝著自己那杯。
[ ... ... 謝謝。] 牛奶,還有衣服。
[ 嗯,還有這個。]這是今早在迴廊上發現的,與他的不同,深紫與深綠交織而成的髮繩,上頭還繞著幾根金色頭髮,鹿丸想都沒想就知道是手鞠遺落的,本打算在她盥洗前物歸原主,只是那刻過於驚豔而忘了這件事,才拖到現在。
[ ... ... 謝謝。] 手鞠覺得自己的臉肯定很紅,在鹿丸從口袋裡拿出髮繩遞給自己、而自己伸手取拿時,髮繩就像被鹿丸體溫熨燙一樣,溫熱,向來冰涼無感的指尖竟覺得有些刺癢,掙扎一會兒手鞠只是將髮繩繞回腕上,剛繞上那一刻就開始後悔,因為她覺得連左手腕都是一片灼熱。

空間再次寂靜,直到吉野端著早餐出來後,發現鹿丸不怎麼搭理手鞠又賞了他幾顆爆栗,才打破沉默。
餐桌上,吉野的健談與爽朗的性子讓手鞠放鬆了些,言談中恰巧兩人都對植物很感興趣,知道牛奶中的香草料是吉野自己種植在採收曝曬而成時,手鞠眼睛發亮般得仔細請教吉野關於一般香草種植的技巧,出身於貧瘠乾旱的沙漠,手鞠基本上在任務來往時才有機會接觸到沙漠植物以外的種類,她自己甚至還有個小溫室,嘗試培育栽種出能夠存活在沙漠的植物。
相談甚歡,鹿丸當中偶爾會穿插幾句,但多半還是保持沉默,直到再也不能拖延兩人欲動身前往火影樓時,吉野塞了些自己研製的香草料罐子給手鞠,讓她有問題就別客氣直接寫信過來或是託鹿丸送來也行,反正兩人都會在聯盟總部見面,機會多得是。
手鞠掩不住喜悅得向吉野道謝與道別後便與鹿丸出了門,懷中的香草料以及方才的談話都讓手鞠對植物培育有些新的想法,過於沉浸在思考中,完全沒發現與鹿丸一同走出奈良家的自己,已經成了所有目擊者的最新八卦話題,並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蔓延開來。

等到消息傳入八卦消息的女主角耳裡,已經過了一陣子,手鞠人正坐在聯盟總部辦公室忙的焦頭爛額,突然黑土衝進辦公室拍桌對自己說很不夠意思居然偷偷交往還訂婚的消息時,才發現自己莫名變成木葉全村都認可的鹿丸未婚妻,惱羞成怒的手鞠起身開窗躍出、掀扇使用風遁、坐扇而行。
這可是六樓啊!黑土看見手鞠跳窗嚇了一跳,無視空中讓風遁吹得漫天飛舞的文件,急忙衝到窗邊發現手鞠已經坐在扇子上乘著氣流在空中飛著。

[ 喂~妳去哪裡?] 
[ 算帳。] 

隔兩天的例行會議,黑土看見鹿丸衣服以外的皮膚有著大大小小的割痕與紗布,驚訝詢問是怎樣的對手能讓木葉有名的智將傷成這樣?
鹿丸只是輕嘆口氣,什麼也沒說。
手鞠在旁清了清喉嚨,逕自走過。

此是後話。

*******************************************************

木葉火影辦公室

[ 近來可好?]
[ 還是老樣子,大底來說還算平順。]
[ 看來真的人才輩出,若需要木葉幫忙請千萬不要客氣。] 卡卡西的雙眼彎出笑意,外人聽起來像是一般客套寒暄,只有知悉兩村內政的人才聽的懂,當中也包括鹿丸。
五代火影千手綱手不久前卸任,六代火影為旗木卡卡西,綱手將交接事務全丟給靜音便一人外出旅行,因此這陣子都由靜音與六代火影交接一些仍在案未結的文件,一邊找尋適合的秘書替任人選;而鹿丸作為木葉參謀的繼任人選之一,大戰結束後便開始接觸了解木葉村的內政事務,複雜詭譎的外交政治讓鹿丸了解父親為何終日忙碌。

手鞠將五代風影的密函遞予卡卡西,卡卡西看完密函後表情凝重,一旁靜音上前接過密函封入卷軸。
[ 靜音,麻煩您聯繫五代火影,請她近日內回村。]
[ 是。]
[ 目前仍有些事務正在交接,我雖然是六代火影,但此事還是待我與五代火影一同討論較合宜,這段期間就請暫待木葉,此事有定論再與您聯繫。]
[ 我知道了。]

卡卡西轉頭向一旁的鹿丸說道,
[ 我說鹿丸啊,]
[ 是,火影大人。]
[ 井野跟我提過讓你抽空去醫療總部做個檢查,你覺得怎樣呢?]
[ 啊? ]
[ 紅也說你菸癮越來越大,丁次則說你作息不正常容易影響卡路里的獲取,所以你安排好砂隱使者這幾日的起居之後跑一趟醫療總部吧,你可是木葉未來的參謀,健康可是疏忽不得。]
[ ... ... 是。] 
[ 那麼...我先告辭了。]手鞠點頭示意過後逕自離開,鹿丸則是緩步跟上,直到門板闔上一會兒,卡卡西放鬆的往後靠在椅背上,到底薑還是老的辣,兩人看似平淡無奇的舉動,在場唯二的中年人士還是發覺兩人之間古怪的氣氛。

[ ... 年輕真好啊。]
靜音沒有回話,只是抿唇輕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s cafe 的頭像
Chi's cafe

chicafe的部落格

Chi's ca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