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後,手鞠夜裡啟程欲將密函用最快速度帶回砂隱村,鹿丸只是一如往常陪手鞠到村子口的哨站,沉默地將一袋包裹遞給手鞠,清淡的香草味撲鼻,手鞠馬上了解裏頭的物品會是什麼。

[ 這是我媽交代要給妳的,]
[ 嗯,替我向吉野阿姨道謝。]

鹿丸無視哨站那對活寶窸窸窣窣的竊笑聲,只是站在原地看著女人頭也不回的背影逐漸被夜色隱去,模模糊糊地想起自己整理老爸書房時,偶然翻到一本穿線脫落的小冊子,書上認真寫的批註都讓鹿丸格外受用,有句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讓鹿丸印象深刻,因為不同於其他批註的顏色劃記,像是慎重而且惶恐的筆觸將直線描地挺直,小時候老媽若不在家,老爸總是帶著自己一同窩在書房,所以他熟知老爸閱讀時的所有習慣,每一動作都有其意義。
當時他讀完一句旁批註上的含義有些納悶,老爸是用什麼樣的心情做此批註?老爸還有個習慣會在每一本書的最後一頁寫下閱讀完畢的時間地點,最後一頁卻是空白,剛好吉野端著熱茶進來看到鹿丸手上那本小冊子有些驚訝,

[ 真是懷念啊,這可是你爺爺送給你爸的結婚禮物,婚宴之後我問了好幾次,你爸都神秘兮兮地不肯跟我說。]
[ 爺爺?! ] 早期都是這樣送禮物的嗎?
[ 嗯,裏頭寫了些什麼?]
[ 有點像手抄,雖然都是漢字,不過老爸有在旁寫下批註不難看懂,只是我方才看到這句有些不理解,]鹿丸將那頁翻開給吉野看,
[ 老爸似乎特別慎重的標記這句,不知道為什麼... ...咦老媽妳想起什麼了嗎?怎麼臉紅?]
[ ... ... ...跟你說也無妨,結婚沒多久我跟你爸有了一次嚴重的爭吵,甚至鬧到要離婚的地步。]
[ 什麼?! 這麼嚴重?! 原因是什麼?]
[ 原因是什麼你不用知道,只是當時你爺爺還是很傳統保守的人,尤其奈良一族非常重視婚姻觀念,就把你老爸和我叫去訓斥了一頓,然後罰我們正坐一整晚好好反省。]吉野想起那次都還有些惡寒,
[ ... ... ... ...。]鹿丸莫名覺得腳麻。
[ 當時那房內牆上只掛著一幀字帖,上頭就是寫著這句,...因為看了一整晚所以印象非常深刻。]
[ ... ... 然後呢?]
[ 然後就和好了啊,不然你怎麼會在這?]
[ 所以到底是為什麼吵架?然後又為了什麼和好了?]鹿丸表示不解,但吉野脹紅著臉賞了鹿丸一個爆栗,
[ 就說你不用知道原因了!] 吉野有些心慌地轉身離開,下意識將剛才端進來的熱茶又端了出去,鹿丸只是倒楣扶著頭,對於老媽的暴力有些無言。

為什麼會想起這段回憶呢?鹿丸一人走在街道上,經過每一個路燈,看著腳下的影子不斷增生、加深、變長、轉淡,只是有些煩躁,下午與五代火影和六代火影的會面讓他有些躁鬱,即使曾一同為了和平而對抗宇智波斑,還是有許多人試圖去摧毀這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信任基礎。
手鞠帶回的密函大概會讓兩人暫時有段時間不會見面,果然不出他所料,之後的幾次聯盟例行會議手鞠並未出席,兩個月內,忍者聯盟總部陸續收到各地緊急遣送的異狀報告書,聯盟成員國的各代表召開緊急會議,關於各地開始出現異常天象、隕石撞擊造成的傷亡災情等等...,五影再度召開會議。
短短幾個月內,木葉發生了許多事,日向日足受到襲擊,下任繼承者日向花火遭不明人士擄走,鳴人成功阻止大筒木舍人帶走日向雛田,六代火影考慮許久,命令鳴人、小櫻、鹿丸、雛田和佐井組成小隊暗中調查大筒木舍人的藏身之地。
五人在月球越來越靠近地球的夜晚開始行動,雛田自願被帶走目的為探查其陰謀,鳴人一行人追到月球上,與完成天生眼的大筒木舍人對峙,舍人因移植眼睛的胎動讓鳴人找到空隙而被打敗,最後成功阻止月球靠近地球,回歸軌道,在得到舍人承諾會繼續在月球守護地球之後,一行人順利回到地球。

但現在鹿丸覺得疲倦無力,那對笨蛋情侶...
[ 誰還有力氣喊一下讓他們準備回村啊?]
[ 呵呵...這是不是就是書上說的浪漫?]
[ 姊姊總算願望成真了呢。]
[ 嘛,總算是有情人終成眷屬吧,暫時休息一下吧。]

四個人在湖邊稍作休息,望著那對讓月光照得朦朧的身影,相擁的身影如此唯美,鹿丸突然想起某個人。
[ 真是... 。]鹿丸摸索著口袋,打火機摩擦的聲響在夜晚格外明顯,正叼著菸靠近火源卻被人抽走,一抬頭便是驚愣。

[ 還有力氣抽菸嘛,奈良鹿丸。] 不若以往梳成四把刷子的手鞠,只是隨意將頭髮紮成兩束,月光下的容顏有些溫潤,鹿丸一時看呆沒有回話。
[ 咦?手鞠妳怎麼會在這裡?  ] 小櫻走過來,詫異手鞠的出現。
[ 看到月球上的刻印之後,我愛羅便與六代火影聯繫,畢竟對方是大筒木一族,擔憂你們回來之後的傷勢與狀況不好應付埋伏,便讓我和木葉的人即刻動身來這,其他人應該隨後就到了。]
[ 原來是這樣啊,除了查克拉耗盡,有些脫力,一切安好。]
[ 畢竟有妳在啊,妳可是五代火影最自豪的弟子呢。]
[ 呵呵... 這我倒是不否認呢,鹿丸你就少抽點菸吧。]
[ ... ... ... 。] 

[ 小櫻! ] 
井野、丁次還有志乃都趕了過來,一臉疲倦的鹿丸則讓井野一拳揍飛,佐井看向倒在腳邊的鹿丸,雖然還是面無表情,但鹿丸莫名讀懂了他那看不見情緒的眼神,應該是同情吧。
[ 你竟敢瞞著我和丁次偷偷跟小櫻他們組隊? 就算是秘密調查任務好歹也暗示一下,我和丁次有這麼不通人情嗎?啊?你到底有沒有把豬鹿蝶放在心裡啊?!  ]
井野揪著鹿丸衣領不斷搖晃,無視佐井在旁微弱地替鹿丸求饒。
[ 還好大家都沒事啊。] 雖然有些生氣,但丁次總算是放下了心。
[ 若要說我們會出現在這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呢...。]志乃推了推墨鏡,老樣子地被人忽略他接下來要說的話。
本來寂靜的湖邊一下就熱鬧起來,也只有木葉村的人能夠做到這種事呢,手鞠不是第一次看見這樣場面,但還是有些無法適應。
[ 果然還是很有精神啊...  ]調查小隊就像小櫻說的那樣,使脫了力,休息即可,不,剛剛挨了井野一拳的傢伙不算,手鞠再轉頭看向遠方那對仍相擁情話綿綿的笨蛋情侶,饒是見過大風大浪的四代風影長女還是不禁起了疙瘩,
這對也很有精神的繼續談情說愛,
[ 既然你們村裡來了接應的人,那我先回砂隱村了。] 

[ 對了,聽說你終於升上忍了,恭喜你啦。] 走之前,像是想起什麼,手鞠走到鹿丸身邊,把肩上的包裹拿給鹿丸,鹿丸一眼就認出了那布料,只是安靜接過。
[ 這是什麼?給鹿丸的禮物嗎? ] 井野終於饒過鹿丸,好奇又有些八卦地探頭看著。
[ 嗯? 這包裹是要給吉野阿姨的謝禮,之前在鹿丸家作客,她提供了我許多在植物培育的建議,受益良多呢。]
[ 咦?是嗎。]小櫻一旁聽了,心中想著街坊流傳風影姊姊夜宿奈良鹿丸家的消息是真的啊。
井野聽了則覺得手鞠已經妥妥地被吉野阿姨當成媳婦在照顧了,暗自丟給鹿丸一個用意不明的竊笑,後者則是一貫的死魚眼回應。
[ 我先走了,你們也早點回村休息吧。] 丟下一個微笑,轉身便消失在樹林裡。
井野和小櫻互看一眼,突然覺得鹿丸似乎正離他那平凡生活的夢想越來越遠呢,兩人相視一笑,而鹿丸像是毫無所覺,勉強撐大眼看向著那對男女。
[ 誰去讓他們清醒一下,我想回家睡覺了。]鹿丸覺得睏死了。

回村後,鹿丸先與鳴人他們回到木葉向火影彙報,之後在自己的辦公室休息,過午接到火影命令參加與大名的視訊會議,忙碌下來,到家已經是隔一天的深夜了,開門迎接的吉野沒睡好憔悴的表情,寫著擔憂害怕,鹿丸有些愧疚。

[ 我回來了。]
[ 歡迎回來,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 有井野和小櫻在,別擔心了,還有,]鹿丸將包裹遞給母親,
[ 這是手鞠要我轉交給妳的,照著妳給她的指點,最近似乎略有小成,要我替她向妳道謝。] 身子有些疲倦地駝背,鹿完好想直接睡在玄關上,但還是撐著膝蓋直起身子,
[ 哎呀,我果真沒看錯人,手鞠真的是個乖女孩。]
[ 啊啊 ...我有點累,先去休息。] 
[ 快去吧。]吉野接過包裹,目送鹿丸離開,便走回客廳逕自打開包裹,拿起裏頭的紙張讀了一會兒,眼眶漸覺濕潤,打開方盒看見排列整齊地瓶罐,瓶身上被人仔細地寫著用途,
[ 嘛... 果然還是女孩較貼心,配上自家兒子似乎可惜了些啊...,不過...,] 吉野翻看著另一張紙,上頭寫著幾帖菸草配方、還特地在旁註明這些是較不傷身且無害的配製比例,咯咯笑著,
[ 鹿丸你可要加把勁啊...。]
抬頭,月色依舊溫潤,想起過往鹿久笨拙卻又無比認真的彆扭告白、在甘栗甘門口偷親自己、天剛亮就衝到家中求婚被有起床氣的老爸丟出門...,吉野嘴角噙著笑,眼底寫滿思念還有那滿溢而出的哀傷。

如果你還在,大概只會一邊擺弄棋桌一邊勸我別多管事吧 ? 

創作者介紹

chicafe的部落格

Chi's ca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