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土的通報打斷兩人的對話,手鞠非常好奇黑土此時不尋常的模樣,鹿丸跟土影兩人的對話像在打啞謎一樣,旁聽者只覺一頭霧水。
土影突然轉頭看了過來,手鞠不自覺地挺直身子,又快速地收回視線繼續專注在棋桌上。

[ 確實是以手數決定,除了取勝手數必須贏過我以外,最佳著法不得與我相同。]
[ ...換言之,我只能想辦法走出*餘詰 或是*變化 。]
[ 沒錯,別說老頭子欺負你,排局由你從這本書選。]土影從棋桌的暗格內取出一本書。
[ ... 賭注呢? ] 手鞠發現鹿丸看了那本書,眉頭皺得更緊。
[ 你輸了,就必須與我岩隱村聯姻,對象是我孫女。]
[ 啊?! ]  [ 什麼?! ]  鹿丸與黑土同時發出聲音,手鞠雖然也很驚訝,只是揪著衣服緊盯著土影。
[ 爺爺你在說什麼啊?! 還有奈良鹿丸你那什麼反應?! ] 先前端莊模樣一下子被拋到九霄雲外,黑土恢復以往的模樣。
[ 黑土,客人還在。] 
[ ... 我知道了,但我先聲明,我反對。]
[ 如果鹿丸贏了呢? ] 手鞠突然出聲,土影轉頭看著手鞠好一會兒沒說話,屋內就像沙暴來襲時一樣詭譎地令手鞠呼吸困難。
[ 那麼我會以土影的身分向土之國大名彙報,岩隱村將與木葉、砂隱村締結兄弟盟,這承諾的時效會維持到岩隱村下一代土影死去。]
土影挪了一步棋子,盯著鹿丸眉頭深鎖的表情,臉上揚起惡作劇又帶些不懷好意的笑容。
[ 丫頭,我也猜得出妳為何而來,但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 等等... ]鹿丸突然了解土影那笑容的意思。
[ 土影大人直說無妨。]
[ 我很中意妳,妳有著跟鹿丸不相上下的分析能力以及領導魅力,重要的是,妳是現今五代風影的姊姊。] 身上流有四代風影磁遁的血統,土影停頓了一會兒,
[ 加入賭局,妳下注壓誰贏呢? 但要記住,萬一賭輸了,妳就得嫁入我岩隱村。]
[ 爺爺!! ]
[ 妳的籌碼就是妳的人生,若不敢賭,就退下吧。]
[ ... 如果我賭贏了呢? ]手鞠只是垂眼望著自己放在膝上的手,突然有些鬆了口氣。
土影突然放聲大笑,剩下三人卻沒敢詢問原因,只是戰戰兢兢地等著下一句話。
[ 果然人才輩出,膽量夠足,丫頭,妳選的是奈良小鬼吧? ]
[ ...。]
[ 那還有什麼好要求的? 哈哈哈... 。]
鹿丸默默地挪了一子,不大也不小的聲音穿透土影那豪邁的笑聲,
[ *必至 。]

笑聲乍停,屋內再度靜默。

手鞠與鹿丸兩人相對而坐,持箸吃著黑土送來的晚餐,惱羞成怒的土影要鹿丸馬上挑好排局給自己,待到祭典的第二日中午,賭局開始。
黑土跟在土影後面試圖想勸說最疼她的爺爺取消這無聊賭注,一方面也不想留在屋內跟那兩人同處一室,氣氛實在太尷尬。

[ 妳怎麼會來? ]
[ 那你又怎麼會來? ]
鹿丸喝了一口湯,
[ 你有把握嗎? ]
[ 妳擔心我嗎? ]
手鞠夾了一口魚肉,
[ ... 女人果然麻煩啊。]
[ 哼! ]
[ 喂, 那是我的魚。]鹿丸無奈地看著自己盤內的半條魚幾乎進了手鞠的胃裡,對面女人只是平靜的雙掌合十,起身拉開紙門,

[ 那老頭說的沒錯,贏了便是贏了,輸了,也沒什麼好要求。] 
既然你會娶的人不是我,嫁給誰又有何差別呢 ? 若不是我愛羅扛著上頭給的壓力,她早已被那些所謂的高層以村子利益為由,嫁給不認識的人,然後度過餘生。
女人的身影消失在紙門盡頭,鹿丸回頭盯著那本書頁都已卷曲的棋譜,不難看出擁有者對此棋譜的執著,土影想必已將這本棋譜內的所有排局都解過一次,甚至好幾遍,手數與最佳著手肯定瞭然於心。

[ ... 真的再麻煩不過了啊。] 


來自 wikipedia 款目:將棋 (日本)
*千日手:雙方重複循環同樣的著法,使得局面沒有進一步變化達四次時,則視為和局。此規則在日本稱為「千日手」。
*詰將棋:類似象棋中的殘局、圍棋的詰碁,在日本將棋中稱為詰?將棋。
*排局:棋類術語。象棋則謂在殘局基礎上加工編排而成的棋局。棋子不多,而形勢驚險,著法引人入勝。
*變化:攻方一直下出最佳著法,但玉方沒有下出最佳應手、或下出正解以外的最佳應手,則稱為變化。
*餘詰:玉方一直下出最佳應手,但攻方在某一手可以有正解以外的著法保證獲勝。
*必至:若下了一手沒有王手,但對方無論如何防禦都會在下一手被將死,相當於象棋中的絕殺。


隔天晚上,鹿丸被土影趕出了門,

[ 明天要是輸了,今天可就是最後一次跟那丫頭獨處的機會了,你這小子比我年輕的時候還要沒情調,突然覺得黑土會過得很辛苦啊。]
[ ... ... 。] 你本來就不該拿自己孫女的終身大事做賭注吧。
[ 爺爺你還敢說! 趕快取消那無聊的賭注! ]
[ 我才不要。]
[ 手鞠妳也說幾句話啊! 還有妳幹嘛跟我爺爺一起起鬨,玩那種無聊賭注?! ]
[ ... ...。]那是妳爺爺,妳要我說什麼?
[ 好了好了都別吵了! ]
[ ... ...。] [ ... ...。] 從頭到尾都是你們兩個在說話好嗎 ?
[ 昨天吩咐妳準備的衣服好了嗎? ]
[ 在這啦! ]黑土心不甘情不願地拿了紙袋給了鹿丸。
[ 丫頭的呢? ]
[ 昨天就打算今晚邀請她參加祭典,早就買好了。]
[ 很好,你們兩個就去換衣服,準備好去參加祭典吧! ]土影旋即轉身走回屋內,無視寶貝孫女的抗議,打算勸勸其他兩人,卻發現兩人一左一右的走向迴廊的兩端。
[ 真是的... 每個人都這麼任性! ] 黑土突然覺得世界上只剩下她自己一個正常人,無奈地跟在手鞠後面走回自己的房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s cafe 的頭像
Chi's cafe

chicafe的部落格

Chi's ca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