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木葉忍者村的特別日子,漩渦鳴人與日向雛田共結連理的日子,同日,砂隱村風影在台上誌喜之餘,一併宣布砂曝手鞠與奈良鹿丸將於近日舉辦訂婚儀式,邀請在場各位共襄盛舉。

漩渦鳴人在眾人的起鬨下,親吻了新娘子,奈良鹿丸則被反客為主的砂曝手鞠拉下親吻,場面更加轟動。

[ 謝謝你選擇了我。] 鹿丸愣了一下,隨即緊擁手鞠,明明都是這女人在背後鼓勵、支持自己,

有妻若此,夫復何求?

[ 不過得先等到那件事結束後才能嫁給你。] 
[ 是是... ]
[ 是說一次就夠了。]
[ 好痛! ]

彼此卻都沒有鬆開手。


【番外】

**漂亮姊姊**

手鞠到了木葉村,在使者專用宿舍放好行李還有扇子便出門上街,身為五代火影秘書的靜音向她解釋這幾天是火之國大名的生日宴會,六代火影作為木葉忍者代表前去參加,要到明天才能回來,
[ 也罷,待會去井野家花店看看有沒有特別的新品種,]
但她的雙腳卻本能地走到甘栗甘的門口,手鞠在外猶豫好一會兒還是走進去,沒多久端著紅豆羊羹、一串糯米糰子還有一杯熱茶坐在門口,吃完了糯米糰子喝了口熱茶,面前升起的白霧卻讓她有些分心,恍神之際,看見兩個女人帶著小孩走了過來,其中捲翹的黑長髮和一雙絳紅色眼珠,手鞠認出了是鹿丸師母- 猿飛紅,她來木葉商討中忍考試時偶爾會跟鹿丸一起去探望她。
猿飛紅對這位見了幾次面的女孩很有好感,颯爽、大方也心思細膩,重要的是,那能壓得住鹿丸的氣勢讓她覺得很有趣呢。手鞠會是個值得信賴的好夥伴呢,紅老師對鹿丸這樣說著,鹿丸只是懶洋洋地應了幾聲,眼神還是飄向那正溫柔逗弄小嬰兒的女人。
[ 紅小姐,這孩子有名字了嗎? ] 手鞠讓嬰兒純真笑容感染,微笑地問著。
[ 未來,猿飛未來。] 
[ 未來啊... ] 小未來像是聽懂自己的名字一樣,咯咯笑著,手鞠笑得更開心。
[ 跟鹿丸他們一樣叫我紅老師就好了,手鞠。]
[ 好的,紅老師,我能抱抱她嗎? ] 
[ 當然可以。] 手鞠輕柔地彎身抱起小未來,小心翼翼地讓她枕在臂上,斜下的夕陽光從窗邊灑下,像是金粉纏繞住那穿著深紫色的金髮女子,溫柔輕哄著懷中嬰兒,畫面美好的令人屏息。
[ 鹿丸,別看呆了。] 要記得呼吸啊,紅在一旁竊笑小聲提醒著。
[ ... ... 。]

[ 紅老師,好久不見。] 
[ 哎呀,是手鞠啊。] 紅抱著一樣有著捲翹黑髮的小女孩,女孩鬆開緊抓母親衣領的小手,睜著圓滾滾的大眼,好奇注視著手鞠。
[ 手鞠? 是常跟鹿丸搭檔的那位砂隱忍者嗎? ] 另一個提著菜籃的女人聽見自己的名字,突然用一種打量審視的好奇目光看著自己,手鞠讓她看得有些不自在之餘,卻覺得女人的面孔看起來有些眼熟。
[ 妳好啊,我是鹿丸的媽媽,叫我吉野阿姨就好。]
[ 阿姨妳好,我是砂隱村的砂曝手鞠。]
[ 久仰大名啊,] 老是在耳邊打轉的自家兒子八卦消息的女主角突然出現,吉野揚起一抹溫暖和煦的笑容,讓初次見面的手鞠很快就鬆懈下來,一旁的紅只是笑在心裡,想當初鹿久大哥也是這樣讓吉野的笑容迷得神魂顛倒。
[ 紅老師,這是那孩子嗎? ]
[ 呵呵...上次見面應該是快一年前的事了,未來那時候才剛出生沒多久呢。]
[ 她跟您長的很像呢。] 小女孩突然將小手伸向手鞠,後者有些驚訝。
[ 真是難得,這孩子很認生的呢,想給姊姊抱是嗎?] 紅順勢的讓小未來倒向手鞠懷中,手鞠不慌不忙地接過,那自然熟稔的動作看在吉野眼裡,想起從自家老公嘴裡聽過關於砂隱村領導層的事情,如果她沒記錯的話,手鞠幾乎是很小就代替母親,照顧弟弟與父親的生活起居。
[ 甜甜的... ]小未來聞到手鞠嘴邊
[ 呵呵...看來是想嘴饞了想吃食物呢。] 手鞠得到紅的同意後,舀了一小口的羊羹給小未來,小女孩感受到嘴裡散開的甜味,開心的笑出聲來。
[ 看了我也想吃,我說紅啊,我們坐下來休息吃些甜點吧。] 吉野看著小未來那滿足地像是得到全天下一樣的開心表情,想起自己也好陣子沒來甘栗甘,將菜籃放在椅旁,有些雀躍地向甘栗甘老闆娘點了幾份店裡招牌。
吉野跟紅分別在手鞠兩側空位坐下,甘栗甘老闆娘端著甜食出來就是看到和樂融融的景象,那女孩她常看到奈良家小鬼跟著她滿街亂走,也常光顧甘栗甘,自然也常聽到那些街坊流傳的消息。
[ 吉野啊,好久沒來吃了,多吃些吧,這盤是特別招待,是之後要推出的新口味呢,妳們可都是第一個吃到的客人呢。] 自從吉野知道鹿久殉職的消息,好一陣沒出現,自己多少有些擔憂,畢竟甘栗甘可說是鹿久和吉野的大媒人,從兩人結識、交往到結婚生子,再到現在...,說不心疼才奇怪。
[ 哎呀...那我就不客氣了啊,今天還不錯啊。]
[ 老闆娘謝謝妳。]手鞠抱著小未來,發現小女孩想拿自己手上的湯匙有些掙扎,只好低頭再舀一匙給小女孩,末了不忘將女孩嘴邊的紅豆沙擦拭乾淨,細心呵護的模樣讓老闆娘、吉野和紅見狀,彼此會心一笑。
手鞠看見三人的笑容只覺得怪異,但又說不上哪裡奇怪,懷裡小女孩突然開心地對自己喊著"漂亮姊姊"、"漂亮姊姊",一回神,頰邊感到一陣濕潤,還有著紅豆特有的甜味。
[ 咦? ]
[ 哎呀,小未來會說"漂亮"了呢。]
[ ... ... 。]
[ 呵呵... ]

之後,本要回宿舍的手鞠在老闆娘和紅的攻勢加上吉野那讓人鬆懈的和煦笑容,答應了吉野的晚餐邀約,兩人一同走回奈良家。
[ 看來吉野式笑容威力還是一樣強大沒變呢。]紅抱起吃完甜食有些睏倦的小未來,語帶深意地笑著。
[ 呵呵...那是當然,當年的木葉參謀可是心甘情願被拐回家的呢。]老闆娘叉著腰,滿意的點頭。

**戒菸這件事**

那女人從沒讓鹿丸戒菸,只是在旁不厭其煩地叮嚀少抽些,那平淡語調裡藏著幾分寵溺以及心疼,娶了她之後,鹿丸開始想讓自己盡可能活久一點,鹿代出生後,多半時候空叼著菸,點著了,是讓其獨自燃盡,只有在思考棘手問題時抽上幾口。
她從沒想過要他戒菸,只是偶爾在一旁嘮叨幾句,從秋道家的忍者嘴裡得知,有些舊的打火機是猿飛阿斯瑪的遺物,阿斯瑪總喜歡吐出一口大大的菸霧吹在鹿丸那無精打采又懶散的臉上,嗆得他眼淚鼻涕直流,那是他的老師,也是他人生的引導者。
手鞠頭幾次碰到鹿丸抽菸的時候,總有莫名的衝動想從他嘴上抽掉那根菸,或許是她不愛那味道,又或許是他臉上的表情總會揪住自己的心,他在悼念阿斯瑪、他在怪罪自己、他在... ... ,當手鞠停止思考並納悶自己為何冒出這些想法的同時,也意識到自己對那人留了心,她在意鹿丸。
戰爭中,忍者聯軍指揮部遭到尾獸玉的襲擊,奈良鹿久、山中亥一等人監守崗位到最後一刻,英勇殉職。
戰後,聯盟總部砂隱村代表的她手裡剛拿到大戰的傷亡名單,皺眉盯著她口中的愛哭鬼,正跟其他忍村代表討論戰後勳章給予的問題,毫無異狀,而毫無異狀,才是問題。
鹿丸開始有了菸癮,以前只是簡單的吸吐煙霧,現在久久才看見從他鼻裡呼出,但她只能煩躁地看著鹿丸菸一根又一根地點燃,眼神一天比一天還冷然,直到某一天她終於忍不住上前抽走菸,她走向了他。

"就算會被說是多管閒事 "   
手鞠抿緊唇、伸手擰緊鹿丸的耳朵,最初的痛呼之後,他只是發楞著,然後在自己眼神威嚇下吃光她端來的那碗粥。

[ 妳吃了嗎?] 

還好他沒有那樣說,
還好他沒有拒絕我,
還好他記得關心我,

手鞠端著空碗走回食堂時,臉頰泛紅、不自覺地吐出心內話,
[ 還好他不討厭我煮的食物。]

[ 手鞠妳做什麼盯著空碗臉紅?食物過敏嗎?] 遲了用餐時刻正要進食堂的黑土好奇問著。
[ ... ... ...。]

**謝禮**

鹿丸在自家院子看見自家母親正忙著處理幾綑草葉,走上前抓了幾片嗅聞。
[ 這些是什麼?]
[ 謝禮啊。]
[ 嗯?]
[ 我話說在前頭,你小子還是趕快開竅,別讓人等太久了。]
[ 啊? 我不懂。]
" 等你懂了人大概都跑了... "  吉野腹誹著自家兒子,
[ 櫃上包裹內是我這幾天剛洗曬好的藥草,有空幫我帶給手鞠,女孩子家的手要暖和些才是身體無病無痛的好徵兆。]
[ ... 喔。]

幾天後,手鞠收到裝著藥草、幾張針對虛寒體質的藥膳方子以及一副剪裁大方而且透氣好穿的半指手套,尺寸非常合適,她非常喜歡那副手套,在擲弄忍具時也不會造成阻礙。
吉野接過鹿丸手中的信,信中手鞠向自己道謝之外,提到手套非常合用,納悶了一會兒,恍然抬頭看了自家兒子擺弄棋桌的背影,忍不住笑了出來。
聽見母親的笑聲,鹿丸逕自擺弄著將棋,耳根漸漸泛紅。

**算帳**

[ 奈良鹿丸! ]

他抬頭看向聲音來源,只看見女人一臉怒氣沖沖地抓著扇子從天而降,莫名想起那次中忍考試,女人也是一樣的姿勢然後...,鹿丸本能地往後跳開。
[ 喂! 妳這是在做什麼? ] 鹿丸眼睜睜看著原本平整的路面瞬間凹出一個大洞。
[ 算帳! ] 真的是氣瘋了,手鞠還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就揮動鐵扇開始攻擊鹿丸。
[ 好歹也解釋一下是哪筆帳。] 鹿丸狼狽閃躲,覺得還是三十六計走為上策,跳上屋頂快速逃跑,發現女人緊追在後還打開了扇子,心生不妙,連忙結印讓影分身擋住手鞠,他則退至安全距離對著手鞠喊話。
[ 放開我! ]
[ 妳先跟我說是哪筆帳。]

[ 井野,那兩人是怎麼了?]丁次邊吃洋芋片邊好奇詢問身旁的夥伴,他們本來約好要一起去找紅老師,到了集合地點卻看見鹿丸跟手鞠在屋頂對峙的景象。
[ 我也不知道,手鞠看起來挺生氣的樣子。]井野抱著特地包裝的花束,一同仰頭看著。

[ 哎呀,那不是奈良家的小子嗎?] 甘栗甘的老闆娘提著菜籃剛好經過,
[ 那女孩...不是砂隱的小姑娘,小倆口怎麼打起來了啊? ] 奈良家的左邊鄰居太太牽著自家孫子經過,
[ 砂隱的小姑娘? 是那個鹿丸的未婚妻嗎? ] 奈良家的右邊鄰居老伯牽著自家老犬經過,
[ 挺漂亮的啊,奈良家的小子福氣不淺啊。] 奈良家的對面鄰居揹著鋤頭從田裡回來,
[ 聽說都住進奈良家了啊。]
[ 吉野向我誇過那女孩早熟又懂事,家事嫻熟呢。]
[ 還有還有啊... ]

[ 井野啊,妳的醫療忍術還記得吧?] 丁次突然問道。
[ 我看我們先去找紅老師,再去找小櫻好了。] 井野看到手鞠越來越高漲的怒氣,突然有些沒把握。

此起彼落的交談聲讓手鞠的臉色越來越黑,鹿丸這下知道自己到底欠了哪筆債,但他還是多少想為自己辯解一下,
[ 妳該知道,讓妳留宿的不是我吧。]
[ ... ... ...。]
[ 而且聊過頭太晚出門的也是妳啊。]早點出門就不會被人看到了啊。
[ ... ... ...。]

[ 嘖嘖嘖...鹿丸真是太不上道了。]天天拎著剛採購的新忍具,趕巧碰上這場好戲,聽見鹿丸那幾話就已確定鹿丸今天難逃一劫。
[ ... 智商200好像也沒什麼用。] 紅豆靠在牆上吃著糯米丸子。

砰的一聲,影分身化成煙霧消失了,鹿丸沒看見手鞠怎麼做到的,等到煙霧散去,鐵扇全開。
[ 等...等一下!! ]

[ 忍法·鐮鼬! ]
[ 忍法·練空踴扇! ]

鹿丸最後被手鞠拎到醫療總部,小櫻早已在井野那聽到事情的經過,乖乖留在醫療室待命,但在看到鹿丸的狀況還是忍笑不住,手鞠只是將頭轉向一邊,臉頰微紅。

[ 看來手鞠還是有手下留情嘛 ...。]
[ ... ...。]
[ 沒什麼大礙,只是些皮肉傷,我想就不用醫療忍術了。] 小櫻替鹿丸的傷口做了簡單的消毒,就催促兩人離開,她可是因為這兩人錯過了晚餐時間呢。

鹿丸走出大門,有些無奈望著夜晚沒什麼人的街道。

[ 我要回去了,替我向吉野阿姨問好。]手鞠恢復以往的冷淡表情還有語調,逕自往村口方向前進。
[ ... ... ...。] 鹿丸只是手插著兜袋,有些苦惱,直到那句 "抱歉" 若有似無地傳了過來,還是嘆了口氣,雙手快速地結印,同時地,手鞠停下腳步,
[ 奈良鹿丸?!。] 
[ 一起吃晚餐吧。]
[ ... 不要。]
鹿丸走到手鞠面前,一臉"要道歉就乖乖聽我話"的表情。
[ ... ... 你不回家跟吉野阿姨吃飯好嗎? ]自知理虧的手鞠做著最後的抗爭。
[ 嗯,讓妳決定。] 
[ ... ... ... 。 ]

看手鞠那青紅交錯的臉,鹿丸估計自己要是沒用影子控制住她的行動,現在大概又會在天上飛了,
[ 不說話就當作妳同意了,]鹿丸上前牽起手鞠的手,
[ 我們回家吧。]鹿丸揚起一抹認真卻又帶點寵溺的笑容,讓手鞠忘了在第一時間反抗,任由他抓握著自己的手前進。

[ 妳覺得怎樣? ]靜音隱身在醫療部圍牆外的陰影處,偷笑地問著,
[ 嘛...五五波? ]懷裡抱著小女孩的紅笑著說。

[ 漂亮姊姊... ] 小未來很開心揮弄著小手。

創作者介紹

chicafe的部落格

Chi's ca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