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無人的客廳,她正出神想著今晚發生的事,越想越煩躁。
站起身,她走向窗外,桌上的筆電還開著,估計外頭現在大概鬧得風風雨雨。
[真是!我不鬧緋聞的形象就毀在那傢伙手上,嘖!]嘴裡這麼說著,卻又抑制不住微笑。

哪位女人在公開場合受到條件極佳的男人告白會不小小驕傲一下?
只是,她已經不是小女孩了,會因為這樣失了分寸。她的確是有些散慢,卻並不代表她笨。
否則怎能在這圈內生存這麼久還保持著正面形象?
雖然這形象在今晚就已在某人手中正式宣告結束。
他到底想幹嘛?這時間點告白,天不時,地不利,人...。

唉呀!一個專業傑出的演員怎麼可以讓自身的誹聞掩蓋過戲劇的表現?
雖然是以主演的身分出演這齣戲,但她也因為這樣結交到許多好朋友。
這傢伙一下子就讓她無地自容,拍戲的時候就是,到最後粉絲會還是不放過她。
她還是沒搞懂,平常不慍不火的他怎麼會突然做出這樣的事。

她倒是沒想過事情會擴大發展到這樣的地步。
公司方面大概也炸的人仰馬翻了,她還是先按兵不動好了。
對他,對自己,都是一件好事。

太心急了。

紅潤的雙唇微嘟,與平日清純可愛的形象相比,多了點成熟韻味。
手撐在窗台前的她,寬鬆的針織衫小露香肩,服貼著她誘人曲線。

一踏進客廳,他看到的景象就是這個。
他一直以來都知道,眼前這位女子有多迷人,甚至圈內也有許多明星對她表達好感。
而自己只是眾多追求者的其中一名。今晚事態的嚴重性,他也清楚。
但他已經沒多少時間了,不到一個月就要入伍了,兩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他知道這女人一定多少知道他的心意,而且很早就察覺了,只是裝傻拉開距離。
他其實也不在意她的刻意疏遠,因為他總是能在對戲的時候扳回一城,尤其是一些親熱的鏡頭。
他也知道現在的她,演員生涯正要大紅,自己這樣做是否會為她造成影響,其實也很擔心。
但...他沒辦法在知道她對自己就如自己對她那樣的心思之後,還能放心的去當兵。
畢竟,她可是人見人愛的劉仁娜啊!
他從沒有過此刻這麼戰戰兢兢的心情,害怕沒有她,他對自己一點信心也沒有,才出此下策。

踱步走到她身後還有一段距離的地板,他等著她。
一直以來,兩人都是這麼地有默契,不是刻意培養出來的,而是自然而然地你來我往。
是這麼的與眾不同,他才會如此刻骨銘心。

[你不打算為今晚的事作解釋嗎?]轉過身,她平靜的看著眼前男子。
如記憶中一樣,專注的眼神、高聳的鼻樑還有那雙...老是在拍戲的時候讓自己心猿意馬的嘴唇。

所以說嘛,她討厭長的帥的男人。

[對不起。]池賢宇依然是那樣漠然的表情,但眼神卻有著濃厚的情緒,有歉疚、有不捨以及...。
她撇過臉,不想繼續跟他眼神交流。

[你是該說對不起,但不是我。]她扠著雙手,望著一旁空著的書架,腦中無法消除他方才的眼神。

這傢伙戲裡戲外根本就是個老手!

[我知道,放映會前,我已經徵求劇組同仁的同意。]池賢宇露出純真的笑容。

但震驚的劉仁娜卻不這麼覺得。
睜大眼難以置信的望著眼前男子,她還以為他是個沒有對策、草率行事的人,沒想到他早已打理好。
有股欽佩卻又有點害怕地開始對他改觀。

這男人,絕非泛泛之輩。

[事實上,導演他們都很支持。]池賢宇走向她,卻發現她一直往後退,眼神的閃爍與視線的迴避他都看在眼裡。
將近半年的合作,他早已了解這女人的性格是什麼。
[現在,就只剩下妳。]在離她兩步之前停了下來,他不想逼的太急。

劉仁娜清了清喉嚨,不自然地往旁邊移動。
[你還是沒有給我個解釋,你...那個...放映會上...對我...。]不行,她說不出口,光是想著那時候,臉又開始發燙。

[如果是指我在放映會上的行為,我沒有解釋的想法,因為正如我所說,我愛劉仁娜。]望著她欲言又止的模樣,
看來自己還是有些希望。池賢宇溫潤地笑著。

他幹嘛露出那樣的微笑?第六感極佳的她告訴自己眼前男子不知道在打什麼算盤。
劉仁娜的眼神從疑惑轉變堅定,這讓池賢宇的有了危機意識。
總是散慢、直率的她,對於一些事還是很固執,固執到令人難以想像會是那位清純甜美的女人會有的性格。

[你確定那是愛?不是因為入戲的關係?]她直直地望著他,這事很常見,出戲是需要一段時間。
而他,選擇在這時間點坦承,不免讓人對這段感情的真實性存有懷疑。
[還記得我第一次去上妳電台的談話嗎?The Nuts...俊錫在那之後早已私下跟我談論過妳。]
[咦?]
[他讓我離妳遠一點。]回想當時,池賢宇抿緊唇,但還是看得出一絲笑意流出。
[嗄?!]什麼意思,離她遠一點?
她似乎誤解了自己的意思,對自己的事老是神經粗,但關係到大局的時候,又意外地令人驚艷。
或許是經歷過長的無名時期,讓她習慣將接收到的正面評價轉換別有所指的評論。
他了解她,真的,也為這樣的她而心疼,她是如此的美好,不該受到這樣的待遇。

又不說話?這人老是這樣,明明小自己兩歲,卻不合年齡的沉穩、內斂...今天算是例外。
想到今晚,她又不自覺地皺緊眉頭。
[池賢宇,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後者挑眉無聲的詢問讓她微抽了一下眼角。
[你確定你已經出戲了嗎?還有,這件事不是說事先得到劇組他們同意就好,這牽涉到身為演員的敬業精神!]
[我從來就沒有入戲過,我對你就只是池賢宇與劉仁娜兩人之間的事。]堅決的語氣讓劉仁娜愣住。
對於她老是認定自己的感情只是因為對戲中角色投入太深的想法有點生氣,19歲就出道的他,合作過的女星
就算不多但也不少,十年來,他從未傳過任何一次緋聞。
再者,條件與她相同的大有人在,但他只要她!可她卻如此輕易定義這段感情。
[那妳呢?]池賢宇反問,他不相信她從未心動。
她從開始的認生、中間的慌亂再到最後的疏遠,他都看在眼裡。這不就代表著她刻意保持距離是害怕陷得更深?
[什麼?]被問到自己深藏的秘密,又看見他一步步地走向自己,劉仁娜慌了。潛意識的往後退縮。
[妳敢說對我毫無感覺?還是妳也這樣告訴自己只是入戲太深?]就像狼一樣,將慌亂的兔子逼到角落,無處可逃。
[我...。]當背碰上牆的那一刻,劉仁娜才發現自己已無後路,而他靠的如此地近以至於聽得到他的呼吸聲。
偏過頭,她既無法正視他也無法反駁他,因為他說的沒錯。
[這說法當然無法說服妳自己,因為妳在逃避。]他微笑,她的反應印證了自己的想法是對的。

她對自己不是無動於衷。
低下頭,熱氣吹上她小巧的耳垂,他察覺到她微乎其微的瑟縮以及漸漸熱紅的肌膚。
揚起嘴角,用渾厚低沉的嗓音宣判了她的罪刑。

[劉仁娜,妳喜歡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hicafe的部落格

Chi's ca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