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上的書頁讓風吹動著,像這樣坐在位上閉眼睡著午覺,一點也不像她。
像書蟲的她,擺著書不看卻在睡覺這件事,在其餘人眼裡看來很不可思議,但也很貼心的不去打擾。
書頁輕搧著,海風徐徐吹來,大海的聲音,溫暖的陽光,她睡得更沉。
而害得她白天補眠的元凶此時也在甲板的另一側呼呼大睡著,她知道他就在旁邊,如兩年前一樣。
只是...只是...。
**************************************
[欸,索隆!你偷喝我買的酒對不對!!!]騙人布舉著酒瓶子,鼻孔張大地瞪著索隆。
香吉士抽著菸邊擦碗盤邊看著,玩到一半的魯夫還有喬巴也望了過來。
[酒?哪裡有酒?]睡到一半的索隆坐靠著牆,聽到酒的字眼馬上醒了過來。
[混帳~~!!你喝了它了吧?對不對?這瓶可是老子我要拿來特製秘密武器的原料!]騙人布怒吼著,
把酒瓶往還沒完全清醒的索隆臉上壓,裡頭還殘留著些許酒液。
[蛤?]索隆望著臉上旁邊的酒瓶,搶了過來盯著看。
[濃度75%?還沒喝過這麼高濃度的,似乎不錯啊!]索隆手抓著下巴,不懷好意的盯著剩餘的酒液。
[混帳~!你想對它做什麼?!老子都說這酒是我秘密武器的原料了!!!]騙人布光速地搶回酒瓶。
[欸~?秘密武器?!]喬巴雙眼發出光芒、期待地看著騙人布。
[當然!聽好了!這酒可是大有來頭!等我研發成功,一發就能解決500個人!]
[欸咦?!好厲害!!!這酒是什麼?]魯夫興奮瞪大眼看著酒瓶。
[嘿嘿!聽好囉!這酒可是有激發費洛蒙的效果!根據騙人布大爺我的研究,這酒要是跟我的必殺火鳥星混合,一定天下無敵!]
騙人步跳上桌子,神氣地吹噓著他自稱的研究。一旁的香吉士擦完碗盤,走出廚房,順勢將騙人布踹下餐桌。
[餐桌不要隨便亂踩,那是吃飯的地方。還有,費洛蒙是什麼你知道嗎?]香吉士坐在椅上,有一口沒一口地抽著。
[嗯?賣酒給我的老闆說是一種讓人碰到就會想睡覺的東西...。]騙人布將自己從船艙的木板上拔出來。
[欸?騙人布,費洛蒙不是鎮定劑喔!嗯...,簡單的說好了,激發費洛蒙會讓人變得更有精神,並不會想睡覺。]
考慮到騙人布的頭腦,喬巴決定簡而言之。
[什麼?!我被騙了?!]騙人布瞪大眼抓著頭,這瓶酒花了他三分之二的零用錢啊!
[那這酒就沒用了吧?]索隆搶過騙人布手上的酒瓶,咕嚕地一下子就把酒給喝光。
[啊!不能喝]喬巴驚恐地想要阻止索隆,卻為時已晚。
[為什麼?]魯夫在旁歪著頭問。
[啊...完蛋了,費洛蒙激發除了讓人興奮,也具有催情效果...。]喬巴退後到離索隆最遠的地方,除了索隆,其他人也紛紛躲避。
[混帳!萬一這傢伙晚上發起情來,羅賓小姐還有娜美小姐就危險了。]香吉士捏著菸,護在廚房門口。
[可惡!我絕對不會讓你有機會對她們出手!她們的安全就交給我了!]香吉士要衝上去前,騙人布攔住了他。
[欸,香吉士!事情不會這麼簡單!萬一索隆...萬一索隆的性向不一樣的話...你這樣是自投羅網啊!!!]
騙人布跟香吉士嚇到靠在門上,一隻手護在胸前,一隻手護在身後。
[去你的!老子死都不會上男人!不就是酒而已!囉嗦什麼!老子練功一整晚,流汗代謝掉不就好了!]
索隆吼著眼前躲得遠遠的人,就連魯夫也有點害怕。
[對耶!索隆好聰明!你是誰?!]喬巴跳到魯夫的背上,不敢相信索隆竟然會說這種話。
[你們鬧夠了沒!]索隆手插著胸,吼得更大聲,額上的青筋都露出來。
[看來這顆臭綠藻理智還清醒著,雖然照你說的代謝掉就可,但為了安全起見...。]香吉士跟騙人布交換眼神。
就是那了!

索隆被踹到儲藏室,連刀都被喬巴收走,只留了一盞油燈。
[混帳!把我的刀還我!沒刀我怎麼練功!]
[混帳!你在這練功萬一傷到梅利號怎麼辦!]
[混帳!你要是把食物都弄壞,看我怎麼踹死你!]
魯夫走到出口旁,一臉嚴肅地看著。
[索隆,為了大家的安全,你今晚就待在這吧!喬巴會盡快調配出解藥,避免萬一藥效沒代謝掉的話...。]帽簷在魯夫的臉上畫出了黑影。
[喂!魯夫!你做什麼跟他們一起胡鬧!等等...!把刀還我!]索隆就這樣看著門給闔上,還聽到"喀"地一聲,以及重物堆疊的聲音。
[這群人做得太過火了吧!]索隆聽著頭上木板的聲音,除了上鎖肯定還搬了許多東西壓在門上,要出去除非上面的人挪開東西,不然就是破壞。
前者不到明天早上是不可能的,又不能做出破壞梅利號的行為,騙人布那傢伙肯定會抓狂。
[可惡!]索隆提著油燈,要找個地方好好睡上一覺,什麼催情費洛蒙的都拋諸腦後。
[嗯...。]
[誰?!]索隆全身戒備地望著聲音出處,這時候這裡怎麼會有人?
[可惡,我的刀...。]

創作者介紹

chicafe的部落格

Chi's ca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