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睜開眼,索隆看到的景象就是羅賓毫無防備的睡臉,起身走進船艙內,再出來,手裡多了條毛毯。
將毛毯輕輕覆在羅賓身上,看著羅賓的睡臉,他想起那一次,兩人發生第一次關係的時候。
就在索隆發愣時,女人臉上的睫毛搧了幾下便吃力地睜開。
[沒事,繼續睡吧。]語畢,男人低身親上羅賓的唇角。女人也就繼續沉沉睡去。
男人坐回原本的位置,繼續閉眼,聞著風吹送而來的花香入睡。
*******************************************************************************
[誰?]索隆拎著油燈,往發出聲音的地方走去,卻聞到一股淡淡的花香。
這味道是...?索隆還沒想起這股讓他覺得熟悉的味道時,前方的人影已告訴他答案。
[為什麼...]索隆被眼前的景象給愣住。
暈黃的火光下,女人全身似乎罩上一層鵝黃的面紗,平時樸實低調的紫色衣裝,在暈黃的火光下,
將女人無暇的肌膚襯托出誘人的姿態,肌膚上沁著無數汗珠,索隆無意識地吞嚥,隨即將眼擺向一邊。
[呼...是劍士先生嗎?]羅賓坐靠在牆邊,希望藉由木板的溫度驅散沒來由的燥熱感。
[蛤...恩,咳!妳怎麼在這裡?]索隆感覺體內有一把火燃燒,尤其在聽到那女人呼吸聲的時候。
[我...想回房休息,呼...。門沒關...所以踩空...,奇怪,平時酒量沒這麼差啊...。]片段不全的句子讓索隆聽得滿臉問號。
羅賓想撐著牆站起來,暈眩感卻讓她無法動彈,只能無力半睜著眼,試圖平息從方才就紊亂的呼吸。
[啊?酒?]索隆想起剛剛騙人布在餐廳抓著他問的事,該不會......索隆一臉大事不妙地往後退了幾步。
察覺到眼前女人的不適,雖然有點害怕(是在怕什麼?),還是提著油燈往前探去。
蹲下一看,索隆發覺有點不妙,濕透的衣服,還有伏貼在女人肌膚上的頭髮都顯示著女人流的汗異常地多。
雙頰上的顏色也異常地紅潤,微睜的眼似乎有點濕潤,還有嘴唇...,索隆的手在意識到前碰上了女人微張的唇瓣。
等等!他在幹什麼?!索隆縮回了手,他什麼時候跟臭捲眉一樣變態了?索隆想起身離開,雙腳像黏住般動彈不得。
他察覺到自己仍舊盯著眼前一張一合的唇瓣,吐出來的氣息是花香還有些微的酒香...。索隆突然覺得口很渴。
他用力地轉動僵硬的脖子,試圖藉由尋找解渴的東西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但只維持了三秒鐘。
過久的沉默讓羅賓以為眼前人已離開,抬眼卻發現索隆蹲得很近,而且專注地盯著自己。
還真是難得。羅賓想著,一直以來總是對自己保持距離的人,現在卻肯靠得這麼近...。為什麼保持距離呢?
羅賓突然忘了原因是什麼,紊亂的呼吸打斷她的思緒,她沒發現眼前男人盯著的視線只專注在一個地方。
[你...。]才剛開口,突如其來的黑影壓下,剩下的話語被迫吞下。帶著熱度的氣息灑在臉上,讓原本體溫就很高的她更加難受。
驚覺壓著的唇是如此柔軟,索隆肆意聞著花與酒的香味,發覺體內的那把火燒得更旺。
忍不住伸出舌尖舔著從方才就蠱惑自己的唇型,像在認識她的全貌一樣,由左至右,由上而下,吸吮著似乎還殘留些許酒漬的唇角。
唇上傳來的酥麻感,羅賓從沒有過這樣的感受,等到適應光線之後,她才發現黑影...不對,是劍士先生正吻著自己。
這件事拉回她的幾分理智,舉起無力的手試圖推開眼前正在自己唇上放肆的男人,她想真的醉得太厲害了,連推開的力氣都沒有。
緊抓著男子胸前的衣服,她想叫男人"住口",卻在張開嘴的同時,男人靈活地探進嘴裡翻攪著。
頭更暈了她想,尤其在大掌伸進衣下時,她覺得很不對勁,男人嘴裡帶著一股熟悉的味道,是方才...她喝的酒?!
羅賓奮力推開索隆,毫無預警的動作,索隆摔坐在地板上發楞著,這一摔拉回他幾分理智,他方才...強吻了一個女人?
[你醉了?]羅賓喘息著,身體似乎更熱了。
[我沒有,是妳醉了。]索隆坐定,面無表情地說著,他發現自己又再盯著黑暗女的嘴巴看,連忙轉開頭。
[我不知道妳為什麼會在這裡,我被丟進來是因為我剛剛喝了騙人布的酒。]索隆盯著光照不到的角落,想用說話轉移自己的尷尬還有...衝動。
羅賓眼前開始模糊,為了集中注意力,她強迫自己專心盯著眼前男子的嘴巴,耳裡聽著,腦裡卻開始回想方才的吻。
[酒?]羅賓發現自己無法移開視線,尤其在回想起剛才的吻之後。
[嗯,是瓶有...。]索隆住了嘴,想起方才在女人嘴裡嚐到的酒味似乎跟那瓶酒的味道一樣。
[有...有什麼?]羅賓發現自己喘地比方才更厲害了,方才喝的酒似乎非比尋常,心跳得很快。
聽到女人逐漸急促的呼吸聲,索隆發現自己又心猿意馬地想起奇怪的畫面,有點惱怒地摀住耳朵。混帳!他不是那頭色何童!
[有催情效果的酒啦!]索隆對著角落吼著,雙手仍舊摀著耳朵不肯放下。
羅賓有點驚訝,難怪...難怪自己在喝下酒之後會有些奇怪反應,不過...這感覺還真是奇特。(作者:ㄜ...,妳這研究精神...)
[所以...你也喝了?]所以才會反常地靠近自己還吻了她。
羅賓原本想著聊天或許能讓自己清醒一點,思緒卻繞著方才地吻打轉。
她突然想在體驗一次剛才的吻。羅賓無意識地往索隆靠近,伸手抓住男人的衣領,送上自己的唇。
索隆愣住了,原本體內那把不安份的火,在發現她將舌伸進自己嘴裡的那一刻,燒得更烈。
糟糕了。兩人在失去理智前這樣想著。

創作者介紹

chicafe的部落格

Chi's ca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