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低垂,瞭望台燈火通明,緊緊纏綿的身影讓星月笑得更耀眼。
[唔嗯...]羅賓對於胸前的男人有些招架不住,沉淪情慾中的彼此總會不自覺勾起一波又一波的情潮。
[索隆...]胸前夾帶熱度的濕濡感,讓她忍不住地抱緊他。她忍不住叫出聲,想掙脫這令人難耐的渴望。
索隆一路吻上羅賓的柔頸,鼻間盈滿著花香,桌上的音貝早已沒了聲息...。音貝?
索隆很快又把注意力拉回身下,羅賓佈滿紅霞的臉頰以及微濕的瀏海總是能勾起他的慾望。
一個挺進,逼出嬌吟。
耳邊壓抑又難耐的喘息、大掌下的柔嫩肌膚、沁著汗的額頭、高潮時總是緊咬著不敢喊出聲的雙唇...
這一切的一切,初次便撼動了他的身心。他以為"兩年"會讓彼此自然而然的...結束這段關係。
兩年內,他日夜苦練,他壓易所有慾望,將所有感官的靈敏度提升到最高,臉上的疤提醒著自己,他還不夠強。
兩年後在見到她的那一刻,早被遺忘的慾望卻開始蠢蠢欲動,甚至叫囂。
她,變得更魅惑人了。讓他恨不得直接啃噬她的一切,老是勾弄自己感官的...她的一切。
索隆退出,讓羅賓背對自己,將她壓在床上,一手將她的手扣在頭上方,一手提著她的腰開始另一波狂野。
他知道這個姿勢讓她完全無法招架,而也正如索隆想像,羅賓的身體在主人察覺到之前自動地靠向他。
[哈啊...]太深了。羅賓的意識有些渙散,今晚來這的目的...似乎變了調,這一切...到底是怎麼開始的?
只是男人故意在耳畔惡意的吹氣,理智潰散,只能讓慾望接掌一切,下意識地擺動自己迎合男人的律動。
索隆發現他很喜歡她無法抵抗的模樣,尤其當自己在她體內肆意亂來的時候。那讓他覺得很有成就感。
挺進最深處,聽見如他預期中的聲音,他釋放了灼燙,結束這一波突來的激情。
他讓她枕著自己手臂,大手環住她,用身軀感受著她仍舊急促的喘息,埋首於她髮間細聞花香。
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理智逐漸回籠的羅賓,呼吸仍有些急促,她終於想起今晚來這的目的...。
*******************************************************************************************
[羅賓~]小小身影出現在圖書室,還沉浸書海的羅賓抬起有點迷濛的眼望向來者。
[是喬巴啊?]她放下書,戴著眼鏡的她有種溫柔的氣質,這也是為什麼喬巴總喜歡跟羅賓一起看書的原因。
不過羅賓不看書的時候,牠也喜歡,因為羅賓不會吵牠也不會嫌無聊,她會靜靜坐在旁邊看書。
當喬巴抬頭的時候,羅賓會給予一個溫柔又美麗的微笑。
[要來杯咖啡嗎?]羅賓比著咖啡壺問著可愛的船醫先生。
[不了,我來是要拿這個給羅賓聽~!這是我跟騙人布借來的。]喬巴爬上羅賓旁邊的位子坐好,拿出東西。
[哎呀,是音貝呢。]羅賓有點驚訝,兩年前與金獅子一戰,音貝就在船長與航海士的爭執下落入海裡。
她記得這件事還讓騙人布足足生了一個禮拜他們兩人的氣,畢竟音貝得來不易啊。
[對啊!其實騙人布還有一顆,只是當初那顆比較好,對了!羅賓妳聽!!!]喬巴按下開關,流瀉出美妙的旋律。
[這是...]羅賓聽著有些熟悉的旋律,似乎是...。
[嗯嗯,這是幾天前布魯克拉的曲子,騙人布要布魯克再演奏一次好讓他錄下來,他很喜歡這首歌呢!]
喬巴很開心的說著方才跟著騙人布使用音貝錄下布魯克的演奏,這首曲子真的很好聽呢!
[呵呵...,真的是一首美妙的曲子呢。]音符輕跳在原本寧靜的圖書室內。
[對了,索隆好像也很喜歡這首歌耶!]喬巴突然想到方才在錄音的過程中,索隆在瞭望室一直盯著他們。
[哦?是嗎?]羅賓有些訝異。然後突然想起那天下午他的一番話。

[以前...我師母老是喜歡哼一首歌,克伊娜也會,很像...但不知道是不是同一首。]

是呀...是他的好友克依娜最常哼唱的一首歌啊。那位讓他拼死拼活也要達到承諾的女孩。
羅賓突然覺得胸口有些悶,撫上胸,她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胸悶露出驚訝。
[對啊!我和騙人布發現索隆聽到歌的時候竟然不像平常一樣睡覺。]喬巴沒發現羅賓的異樣,逕自說下去。
[所以我跟騙人布借了音貝,也想讓索隆聽。]喬巴按掉開關,圖書室回復之前的平靜。
[呵呵...我想他會很開心的。]羅賓闔上書,端起咖啡喝著。
[啊!我忘了騙人布要我幫他去倉庫拿東西!羅賓可以幫我拿給索隆嗎?騙人布說他只能借我一個晚上。]
[欸?]拿著咖啡杯的手有些頓住,一轉頭,旁邊的人早已衝到大門。
[拜託妳了,羅賓。我要先去找騙人布要做實驗的東西!對了,騙人布說絕對不能讓魯夫還有娜美碰到它。]
羅賓望著早已不見蹤影的門口,有些發愣。
找他嗎?拿著能讓他想起那位女孩的音貝去找他...嗎?羅賓覺得胸口又更悶了。
手裡的咖啡就這樣停頓在半空中久久沒有放下。
就像她的心一樣。

晚飯過後,她走上千陽號上每晚都是燈火通明的瞭望室。
其實都去過好幾次了,只是今晚...她有些舉步維艱。手裡拿著的重量讓她覺得有些吃力。
站在門前,望著壯碩身子正做著非人般的鍛鍊,很熟悉的場面,今晚...卻讓她覺得很陌生。
[有事?]索隆覺得奇怪,她從沒在這時間來到這。
[喬巴托我拿這東西給你。]
她走入充斥男性氣息的空間,淡雅的花香也輕輕地揉入充滿男人味空間的。
索隆放下那大得嚇人的啞鈴,望著她。
[嗯?]索隆發覺她有些不對勁,但他也說不上來。
[音貝,還記得前幾天布魯克在甲板上演奏的曲子嗎?]羅賓將音貝放在桌上,按下了開關。
熟悉的音樂開始流竄,在氣息交雜的空間中催發了曖昧,羅賓只是靜靜聽著。
[哦。為什麼拿給我?]索隆走向桌旁拿起毛巾擦汗,卻發現羅賓似乎退開了些。
錯覺嗎?索隆心中的疑惑更濃。
[喬巴說騙人布只肯借一晚,所以明早記得拿下去給牠。]羅賓沒有發現自己答非所問。
因為她突然想起從其他夥伴口中聽到的事...那位聽說跟那女孩長得很像的海軍。
索隆這次非常確定自己的猜測沒有問題,這女人不對勁。難得她會在自己面前走神。嘴角揚起一抹邪肆。
不吃白不吃,不是嗎?索隆發現只有在面對這女人的時候,他才會像食量驚人的魯夫一樣。他要不夠她。
想出神的她,也的確沒注意到索隆的逼進,直到他的味道竄進鼻間,羅賓才發現自己已被夾在他和桌子之間。
[妳在想什麼?]索隆呼出的氣息讓她有些慌亂,這樣的逼近,她才發現眼前的男孩似乎變得不太一樣。
抽高的個頭、低沉平穩的嗓音、左眼掛著傷疤卻讓他的狂野更為出色、更加...吸引人。
羅賓突然發現自己心跳很快,她別開了頭,錯過在男人眼中閃過的一絲詭譎。
羅賓吞嚥著有些乾澀的喉嚨,她無法平靜面對眼前蛻變的他,只能試圖平穩突如其來的心跳加速。
[回答我,妳在想什麼?]索隆望著她雪白的頸項吞嚥時呈現的柔美。他沒漏掉她別開臉的舉動。
音貝內的旋律仍舊播映著,室內的氣壓因他們開始有了膨脹感,羅賓突然覺得瞭望室有些悶熱。
[時候不早了,我該...]羅賓雙手抵在他胸前想推開他,卻被索隆反握住抓往唇邊輕吻,她覺得臉頰有點燙。
[的確是不早了,該休息了...]索隆故意在她耳邊說著,帶著磁性的低沉嗓音讓羅賓覺得有些腿軟。
[等等...,今晚我...]最敏感的地方遭受襲擊讓羅賓有些虛軟,卻仍想作困獸之鬥。她今晚沒打算留在這啊!
[今晚...妳會留下來陪我,嗯?]索隆故意含住她的耳垂,以舌開始輕舔,然後滿意的看著女人虛軟無力地攀著自己。
[.......]
不說話就是同意了吧?索隆吻上她。

創作者介紹

chicafe的部落格

Chi's ca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繃繃
  • 想看下一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