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羅賓按耐著性子,性情寡淡的她不應該這麼輕易動怒。
深呼吸幾次,她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我不知道。]雖然莫名地害怕她的怒氣,卻覺得此刻的她艷麗無比。
羅賓很想直接拗斷這傢伙的脖子省事,但這樣做就代表她得跟這艘船為敵。
這不是明智之舉。
[好,劍士先生,我們時間不多,如果你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你方才的意見,那讓我試試看?]
索隆面無表情地點頭,他也很贊同這樣,畢竟她的腦袋比他的好使多了。

[首先,對於"回到在這之前",你似乎有實行上的困難?]
點頭。
[第二,當我詢問你有沒有更好的想法,你卻無法提出來,但也不願認同我的作法,你承認嗎?]
再點頭。
[第三,你也不清楚自己為什麼不願意認同,這你同意嗎?]
索隆用表情示意羅賓繼續說下去,藉由這樣的問話,他覺得方才那些奇怪行為的動機就要呼之欲出。
她卻停了下來,因為羅賓發現自己似乎即將導出一個驚悚的推測,正猶豫是否要繼續下去這樣
我問你答的方式。
[怎麼不繼續說了?]索隆納悶的看著眼前女人青紅交錯的臉色,皺眉地問。
[我覺得這件事情不急著在此時此刻就決定,先離開這裡比較重要,你認為呢?]羅賓決定先給自己時間,
好好想想該怎麼處理這件事,畢竟,現在可不是幫忙開導這傢伙腦袋的好時機。
外頭又出現挪動物品的聲音,索隆面無表情地看著站起身的她。
[然後,在我們談論出一個共識之前,我希望你能向我保證,這件事除了你我,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
羅賓僅是稍微對上他的眼,便有些慌張地移開。他察覺到她的刻意了嗎?
[我向妳保證,不過...妳也得答應我一件事。]
羅賓第一次發現索隆的眼神這麼深邃、難懂,她看著索隆起身,緩緩走向自己,不嬌小的她其實比這男孩
還要高出許多,現在也兩人對視的距離也僅是勉強說得上是平行。但在他逐漸走向自己的時候,卻有種
比他還矮小的錯覺,這就是所謂的氣勢嗎?眼前不到20歲的他,就有這般睥睨他人的潛力嗎?
[...什麼事?]羅賓視線東擺西擺就是不願意對上索隆,而索隆也似乎沒發現到眼前女人刻意閃避的樣子。
[在談出共識之前,不准躲著我。]瞥見女子明顯因緊張而過度起伏的細頸,索隆眼神更加深邃。
他想的沒錯,這女人肯定發現了什麼不說,離開這裡只是讓她有暫停話題的藉口,等離開這裡......

她大概就會費盡心思躲著自己吧?索隆因為導出這個結論非常不開心。

羅賓睜大了眼,長年冰封的表情在那一刻瞬間龜裂,他果然聽出自己刻意的逃避。
[哎呀,劍士先生多慮了,我方才也直接說清楚了,"回到在這之前"一直是我最想要的處理方式不是嗎?]
不為人知的過去早已訓練出羅賓靈敏的應對能力,揚起嘴角,她並沒有直接做出了斷的回答。
索隆只是盯著不說話。
[那麼我先走了。]一轉身,羅賓用著別人察覺不出來的僵硬腳步移動,她察覺得出來他仍舊用著那雙難懂
的眼神目送自己離開。關上門那一刻,羅賓撫著自己胸口,試圖平息那罕有的慌亂節奏。
她是怎麼了?讓一個毛頭小子給打亂她的理智?
甩甩頭,她踏出幾步,然後,轉身凝望著儲藏室的門...。

翌日。
[咦?奇怪,昨晚我有堆這麼多東西在這嗎?]騙人布抓著下巴苦思著面前堆地足足有他1.5倍身高的重物。
並且花了許多時間才把重物挪開,放出正在裡頭呼呼大睡的索隆。

創作者介紹

chicafe的部落格

Chi's ca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