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臺結束後,在受過PD還有作家姐姐曖昧又祝福的眼神洗禮過後,劉仁娜紅著耳根子跟著經紀人離開。

不知道他有沒有聽今晚的廣播,雖然知道今晚是池賢宇哥哥的音樂會,估計也不會馬上聽到。
仗著公眾場合要求他戒菸,會不會讓他不高興呢?

車窗外的市區,燈火通明,光影掠過女人完美的妝容,就在這胡思亂想的狀況下回到了家。
與經紀人道過謝之後,正當劉仁娜轉身走進門時,左方暗處傳來令她驚訝的聲音,這聲音...

[仁娜。]

晚風捲起女人的髮絲。

[你怎麼會...]劉仁娜難以置信的睜大雙眼,她站在燈光大開的地方,來人則在暗處,隱約不見長相。
但他的聲音是不可能認不出來的。

[妳...是認真的嗎?]
[什麼?]
[告白...交往...是認真的嗎?]男子語氣開始急促、激動起來。他一直在等她,在她轉身離開自己之後。
他後悔了,他從沒停止過愛她,只是做錯了一些事。想挽回她,但她是那麼猶豫卻又無比果斷的人。
當她作了抉擇,沒有人改變的了。

劉仁娜眼眸暗了些,想起了那些曾經。

曾經,她以為他就是自己的永遠。

彼此多麼契合、多麼了解對方,曾經...她多麼愛他,愛到給了他無數次傷害自己的機會。
但她不後悔跟他在一起,就像現在,她也不後悔離開他。

[是,是認真的。]轉過身正視在黑暗中的他的雙眼,她無畏,也無情。

男子苦澀的望著那雙令他著迷的雙眼,在那艷光流動的杏眸裡,給了他心碎的答案。
他曾經擁有過,能夠真正擁有過...,卻因自己的愚蠢,讓她帶著心碎離開。

[是嗎...嗯哼...看來這次,是真的不可能了。]

劉仁娜沒有回應,只是斂下眼眸。沉默在兩人周遭膨脹,直到足音響起。

男子轉身,扯著嘴角笑著。

[沒了可能,至少我可以抽菸了不是?]男子自嘲的語句讓劉仁娜說不出話來。
因為他現在的所說的每一句,都是毫無意義,只能是毫無意義。

[我走了,祝妳幸福。]舉手擺了擺,黑暗中雖看不清那人的表情,仍可知道那人多麼悲傷。

[你也是,還有...菸少抽點吧。]劉仁娜衷心這麼想著。

男子停頓一下,擺了擺手,灑脫的離開。

晚風吹散遮蔽月光的雲,明月當空,劉仁娜抬頭望了眼月亮,突地想起熟悉的畫面,展顏歡笑。

[在笑什麼?]又一道男聲,只是前者帶給她驚訝,後者則是令她慌了心跳還夾雜著一絲驚嚇。
劉仁娜不禁納悶,今天到底是什麼奇怪日子。

[今晚還真熱鬧不是?]
長長的帽簷遮住那老是令劉仁娜慌亂的眼眸,劉仁娜只能瞪著來人揚著可惡角度的嘴巴。
回過神,所以他剛剛也看到了?劉仁娜突然好想知道他的想法是什麼。
[而且...]池賢宇走近她,讓她只能仰著頭看著自己的距離。
[原來我女朋友受歡迎的程度超過我想像。]池賢宇被遮住的眼神夾雜著複雜情緒。
[怎麼?吃醋了嗎?]劉仁娜抓著手肘,思考這句話的含意還有那雙帶有太多情緒的雙眼
[...............。]
等了許久,劉仁娜的眼眸也開始升起火焰,而且是快速的。不說就不說!
[我累了,要休息了,你回家吧。]劉仁娜有點氣憤,氣憤他的不坦白還有他的倔脾氣。
再轉動門把之前,池賢宇一手抓著她的手臂,另一手仗著長度優勢帶進懷裡。
懷中人越掙扎,雙臂就擁得更緊。

[對不起。]
懷中人停下了動作,卻越想越生氣,洩忿似地在他手臂咬了一口。
池賢宇笑了出來,她孩子氣的行為舉止總是勾出他無限寵溺。

[還有...謝謝妳愛我。]劉仁娜愣住,眼眶隨即湧上水氣,這傢伙根本就是滿肚子黑!

她真的可以愛人了嗎?這一次...可以了嗎?

靠在他胸前,厚實的胸膛傳來堅定有力的心跳,劉仁娜落下淚,伸手回抱他。


[我愛妳。]

創作者介紹

chicafe的部落格

Chi's ca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