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了。

今晚是羅賓值夜,偌大的瞭望台空間,讓她有股身處陌生地方的不適感,視線總是無法集中在眼前這些以往讓她感到安心的美麗文字。
她有些挫敗,尤其面前那些靜靜躺在地上的巨大啞鈴,也在嘲笑自己。

嘲笑什麼?羅賓訝異自己為何這樣想著。

雨聲越來越大,大海也開始不安份,一直無法專心閱讀的她終於放棄並且闔上書本,下意識地往旁邊伸手拿起杯子仰頭,才發現杯底見空,再抬頭看向時間,

才兩點。

莫名的煩躁感、無法專心的閱讀、喝光的咖啡,還有...突然覺得很漫長的夜,都讓以過人的淡定能力引以為傲的羅賓變的非常不淡定。

索性將書本往桌上一放,慵懶斜臥在長椅,沒有察覺長腿大半的肌膚鑽出睡袍裸露在外,她只是望著窗外漆黑的夜,還有狂風夾帶暴雨在玻璃上撞碎的畫面。
這艘船的人都知道她愛看書,一有閒暇的時間就會拿起書靜靜地讀著。
卻沒有人知道,她更愛發呆,什麼都不做。
以前,她讀書,是為了能夠見到媽媽。
跟母親分開後,什麼都沒有了,也沒有什麼能擁有,只有書,是唯一也是最忠心的同伴。
重要的是,書,不會背叛她,不會離開她。

現在,這些原因已不復存,只是與書為伍的習慣早已在她日常生活根深蒂固,她也就還是一本接著一本繼續讀著,應該說,對現在的她而言,閱讀成了一種樂趣,是啊,就像喬巴一樣,那樣的熱衷於閱讀。

茫然望著窗外胡思亂想的羅賓讓敲打聲拉回思緒,窗外,有隻疲憊、濕透而發抖的小雀正用鳥喙啄著窗戶,似乎請求著她打開窗戶讓牠能夠進去躲雨。
羅賓用能力打開窗戶,雙手輕捧著牠到書桌上,那有一檯書燈正照著剛闔上的書本還有空空的咖啡杯。
望著小雀甩著水滴,或許是在書燈的照射下有了些許的暖意,不久便在羅賓特意舖上的毛巾打起盹兒來。
羅賓只是揚起淡淡的笑容,留心動作聲息地回到長椅上窩著,方才打開窗戶,逮住機會的雨水像餓虎的撲向她,淋地一身濕。
其實,她可以不用淋濕,只是在當下,她並沒想太多,又或者該說...她忘了,今夜反常的自己...忘了。
羅賓開始正視這個問題,閉眼深思,因此,窩在椅上的她並沒發現此時的自己多麼引人犯罪。

雨水打濕了她上半身,微濕的黑髮貼在姣好面容的頰邊,沿著柔美白皙的線條蜿蜒而下,在睡袍因帶著濕氣而大敞的胸前服貼,隨著呼息,起伏,令男人熱血沸騰的曲線若隱若現。很美,

美。

剛打開門的索隆這樣想著,但眼前的女人似乎連睜開眼看自己的動作都沒有。
睡地這麼熟?索隆訝異她難得鬆懈的防備。
原來今晚值班的是她,難怪剛要出房門時沒看見捲眉毛待在床上打呼嚕。
放輕腳步走近她,才看清楚書燈亮著的桌上,有隻小雀正在毛巾上舒服的窩著,再看到長椅上一大片的水漬。
所以淋得一身濕?
索隆轉身走向角落,打開小櫃,裡頭放著平時訓練時用的毛巾還有守夜用的毯子...?
...所以那女人沒拿毯子出來?
索隆皺眉、抿緊嘴角,拿出毛巾與毯子,踱步走向她,發現她依舊沒睜開眼睛,睡得很深。
看著毛巾想了一會兒,決定選擇毯子,然後...停住了動作。

等等,他在做什麼?
像個老媽子替小孩蓋被子一樣。

最後,他還是放棄掙扎,輕輕的攤開並且小心翼翼的覆上她,應該馬上轉身離開的他卻又下意識地在地上盤腿而坐。
就像睽違兩年後,兩人第一次獨處的夜晚。
或是說,兩年前,兩人獨處時,他總像這樣守著她,當她蹙緊那對好看眉毛,好看地脣形吐著他聽不懂的囈語。

索隆無法解釋自己這樣的行為,像突然被抽光力氣一樣動彈不得。
那一夜到現在,多久了?

【所以...結束了,從此刻開始,我們...就只是夥伴。】

她...真的想結束嗎?


羅賓無法解釋自己裝睡的行為,也像是失去睜開眼睛面對他的勇氣一樣。
那一夜到現在,多久了?

【那就結束吧。】

他...找出答案了嗎?


突然一個大浪,讓想出神而失去平衡的索隆向前撲去,然後...與受到驚嚇而睜開眼的羅賓對視著。

創作者介紹

chicafe的部落格

Chi's ca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