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慣早起的她,縱使經歷了沒日沒夜的熬夜加班,仍舊堅定地踩著有些虛浮的腳步往公司走去。
她已經忘了上次躺在床上好好睡上一覺是什麼時候的事了。
罷了,反正這間公司已開始運作順利,除了一些比較頑固的老派高層不願意合作以外,其他人
仍舊懷有為公司盡一份心力的信念,願意陪著她抓績效、衝業績。
其實,要讓那些老派高層束手就擒也不是件難事,或許...。
正當羅賓一邊兒走一邊兒低頭思索對策的時候,一群嚼著檳榔的男子擋掉了她的去路。
[呦~小賊水喔!要不要跟哥哥去開心一下?賊哈哈哈哈~]
[......。]
[大仔,小賊好像驚到耶?抹安怎?]
[安怎?哥哥替她揉一揉、收個驚啊!賊哈哈哈~]

羅賓略微斜著頭看著眼前不懷好意的一干人。
[......,你們是斯帕達企業派來的吧?]
看到眼前一干人的驚嚇表情,羅賓更確定了這件事。
就說這人怎麼可能放過自己,到現在才找來。
或許以為自己被踢到這間子公司是因為不受重視,想趁機落井下石吧?

[大仔,她好像看穿了,怎麼辦?]一名身形比較猥瑣的小弟踮著腳尖湊向一旁男子的耳邊說著。
[開房間辦了她啊!賊哈哈哈哈,抓住她!]不太入流的五官讓羅賓有些反胃,但也讓她手心開始冒汗。

真糟糕。羅賓想著。因為連日熬夜的關係,走路都稍嫌虛軟,怎麼應付這群人。
五六名大漢很快的將羅賓逼進了一旁的巷弄,周遭傳來的髒臭味讓羅賓頭更暈了,下意識地往後退著,
直到撞上了如牆般的堅硬,暖地不似冷硬的磚牆的溫度,羅賓詫異地回頭,鼻尖竄進淡淡的菸味,
還有些許酒味,之後映入眼底的是一雙毫無情緒的眼神。

[媽的,你誰啊?還不快讓開!找死啊!]
[... ... ... 。]那人懶懶地抬眸望向那群大漢,面無表情。
[大仔,那人好像不怕耶?]小弟又再度踮著腳尖湊向帶頭男子耳邊咬耳朵。
[靠么啊!拎杯眼睛沒瞎看得出來!聽不懂?打到讓他懂啊!給我上!]被叫大仔的男子把小弟巴到一旁,揮手指揮其他人衝向前。
羅賓覺得更暈了,好極了,就算背後這人想英雄救美,被打趴的機率有95%,她不想殃及無辜。
正當羅賓絞盡腦汁努力想著逃脫計畫,背後這人出了聲。

[退後。]

羅賓只覺得有陣風吹過,下一秒就聽見此起彼落的慘叫聲,她張大眼看著眼前男子匹夫莫敵的氣勢,
直拳、勾拳、旋踢、手刀、最後一個側踢將最後站著的男子連同帶頭的一同踹到巷口。

直到羅賓回神,那群混混早已逃地不知蹤影,她看著那人因為背光所以看不清楚的身影,腦子裡一片混亂。
兩人距離越來越近,那人的五官也越來越清晰,夾帶熟悉卻陌生的感覺,羅賓覺得頭開始痛起來,呼吸也有些急促。
啊啊......,是了,她應該說聲謝謝。念頭才剛起, 一陣莫大的暈眩感襲擊她的意識,失去意識前,她想起那早上總坐在路邊長椅呼呼大睡的人。
他們... ...,還真像啊。


男子伸手接住了她,因掌心傳來的高溫皺起眉。
將她打橫抱起加快腳步往巷口走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s cafe 的頭像
Chi's cafe

chicafe的部落格

Chi's ca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索羅
  • 頭香我超喜歡你的作品
  • 謝謝你的支持,
    鄙人仍需努力^^"

    Chi's cafe 於 2013/11/15 19: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