睜開眼睛,已是日落,大片金黃暈染一整片海,也渲染一身綠的他。
夕陽的光柔和他堅硬有型的臉龐,緊抿的唇線似乎也上揚一些。
久壓而酥麻的手臂讓她不想移動姿勢,乾脆繼續欣賞眼前男子難得不板著的臉。
也只有這時候,閉上那雙鬥志高昂的眼神之後,平和、放鬆的臉才會讓她想起他的年紀。
耳邊響著海浪敲打船身的窸窣聲,海鳥呼喚彼此的啼聲,她從不知道自己會這樣地想念它。
這麼想念帶著鹽味的空氣、嘈雜的船以及船上的每一個人...。

那一場夢,那麼真實,卻又那麼遙不可及...。對了,他那時候說了什麼?
回過神,她發現他醒了,眨了眨酸澀的眼,喉嚨有些乾澀,她不想出聲停止兩人四目相交的這一刻,
這一刻是多麼平靜,沒有黑暗般的過去,沒有未知的未來,這一刻就單純的僅是這一刻。

很美好。

兩人就這樣互望著彼此,誰也沒說什麼,複雜的情緒流轉兩人眼神之間。
直到喬巴在草皮上望著較高的甲板方向喊他們吃晚餐,兩人才如夢初醒般移開視線。
[我先回圖書室放書,你也快去吃吧。]羅賓拿著書,率先走下甲板,很自然地離開。
羅賓心裡卻知道此時像後頭有什麼追趕著一樣想逃離現場,尤其他睜著那讓自己心慌的冷眸。
索隆望著女人離去的背影,也僅是看著讓暈黃纏繞一身紫的她而已,心跳便漏了幾拍。
他也不清楚甫睡醒的自己為什麼就這樣陷入她那清澈的眼裡。
失焦的眼神映徹著海面上的金黃,來不及塞向耳後的髮絲讓海風捲著那無暇的臉蛋,
若有似無地勾著她稜角分明的唇畔...。這一切太不真實,才會讓他像傻子一樣直盯著她。
只看著她,像是眼裡只剩下她,聽不見四周的潮水聲,只聽得見胸口傳來的怦然心跳。

很平靜。

直到喬巴的聲音讓他回過神來,卻無法對自己的行為做出解釋,就是看著她走回船艙。
他想起昨夜的對話,還有昨夜的疑惑。

站起身,纏緊了腰間束帶,走回熱鬧嘈鬧的船艙。

********************************************************************************
[我有說妳能走了嗎?]
索隆抓住她的手,脫口而出的話讓她停下腳步,轉身難以置信的看著他。
索隆使了巧勁將她拉往自己懷裡,也因這舉動,他聞到方才一直擾亂他心神的花香。
[什麼叫做"回到在這之前"?妳要不要示範一下?]
羅賓一手貼著男人的胸膛避免過於親密的接觸,睜眼瞪著他。
這男的怎突然這麼強勢?不,應該說一直以來都很冷漠的他怎麼突然性情大變抓著她。
[至少先讓我們換個地點...。]話未說完,羅賓被索隆另一隻纏上腰間的手給愣住。
他...到底在幹嘛?事情的進展完全出乎她意料之外,一向處在決定權的自己也拿不定主意。
[我沒把握能夠照著你說的回到"在這之前",所以妳覺得該怎麼辦?]
索隆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身下,彼此緊貼帶來的熱度頓時讓羅賓覺得腦內有顆炸彈爆炸一樣。
尤其那抵在自己腹間的堅硬灼熱。
["在這之前",我們不能正常點交談嗎?]羅賓忍著使出關節技的衝動,她可不想鬧大這件事。
突然外頭傳出細微的腳步聲,兩人頓時屏住呼吸,不敢有動作,隨後是砰的一聲以及咒罵聲。
[混~帳!是誰將東西堆在這讓害我跌倒?!]聽聲音,應該是騙人布,而且摔得似乎不輕。
[咦?這...啊!!!!!怎沒堆好,索隆應該沒跑出來吧?!]本來只是睡到一半想上個廁所的騙人布,
抓著下巴看著東倒西歪的物品,好一會兒才想起昨天廚房裡的事,嚇得跳得遠遠的。
聽到這的索隆,額間青筋頓時暴漲,氣得想大吼卻又不知道該怎麼應付萬一被發現的情景。
[萬一真的跑出來,那...我不就很危險?!]騙人布緊張的看著四下無人的黑暗地方。
擔心騙人布會跑回去叫醒全部的人,索隆皺著眉頭往上發愣的表情,卻讓羅賓覺得很有趣。
她戳了一下索隆的胸膛,得到他的注意力之後,食指便向上指了指。
僅是如此,全船最不看好的腦袋卻看懂了她的意思,他深吸了一口氣,張口大喊。
[喂!上面的是誰?還不快把東西搬開!我要怎麼出去?]語畢,還附加重重敲打船板的聲音。
索隆驚訝看著身下女人用能力在門板上的行為,配合度之高讓騙人布相信"索隆確實還在
裡面,並且因為這些重物壓在出口而無法出來",隨即用驚人的速度再度堆起來。
完工的騙人布鬆了一口氣的擦了額間的汗。
對於期間索隆不間斷的"怒吼"置若未聞,決定回船艙繼續睡覺,忘了自己原本要去上廁所。
等到確認上方都沒有聲音的時候,兩人才鬆了口氣,然後對上眼...。
兩人頓時笑出聲音。隨後又察覺不妥,尷尬地別開眼神。
索隆鬆開手,坐在一旁,看著羅賓起身略微背對自己的身影。
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哪來的衝動就這樣強要她留下來。
在察覺她想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的時候,他只覺得腦中像有什麼東西斷掉一樣,然後一回神就
是自己正抓著她的手不讓她離開。
[所以呢?劍士先生有什麼更好的主意嗎?]羅賓撫著方才他緊抓不放的手腕,上頭似乎還有餘溫。
[...。]索隆說不出話來,他根本還沒搞清楚自己剛剛的行為。
索隆的沉默讓羅賓有點惱怒,甚至可說是...失落?羅賓馬上丟掉這個認知,開什麼玩笑?
這場莫名其妙的歡愛,發生在他們交集少得可憐的兩人身上就更是莫名其妙,失落?
羅賓認為昨晚哪杯酒除了有春藥的作用,應該還附加傷腦的副作用。
[不說話就當你沒意見囉?那好,我再次重申...。]羅賓轉身面對索隆,不管怎樣,她希望兩人能有
個清楚、明白的界線與共識。而且天殺的她現在因腦內四處流竄的陌生情緒仍無法冷靜思考。
[我不要。]索隆打斷羅賓的話,語氣像討厭吃蔬菜的小孩子一樣。
[...再說一次?]羅賓握緊拳頭,全身壟罩在怒火中,這景象讓萬夫莫敵的索隆暗自滴了滴冷汗。
[為什麼?]羅賓決定他再說不出理由,就要換另一種方式"說服"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s cafe 的頭像
Chi's cafe

chicafe的部落格

Chi's ca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