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鞠與黑土一同到了岩隱村,已屆黃昏,在哨站進行登錄時,黑土順勢翻著最近入村紀錄,跟一旁負責站哨的忍者問了幾句話,入村之後就一直盯著手鞠。

[ 為什麼這樣盯著我? ]還是那種奇怪的笑容。
[ 我只是想起明天就是我們村內祭典日,忘了先去採買祭典要用到的東西。]
[ 待會路上買嗎? ]
[ 真聰明呢,我正這樣打算著,走吧! ]
黑土那張臉寫滿興奮以及期待,手鞠只好無奈地被拖進一家店,暗自祈禱著能早早見到土影大人。

怎樣也得先探個底,土影可說是目前忍界中最長壽的幾人之一,經歷所有忍界大戰並且見證忍界波濤起伏的改變,或許只有土影才能解決她的問題。
手鞠在換衣間外的椅子坐著,黑土正在換第四套衣服,手鞠無聊到開始觀察店內客人的行為,

[ 就決定是這套了,手鞠妳覺得呢? ]
[ ... 紅色很適合妳。] 這套跟前面幾套款式似乎差別不大啊。
[ ... 是吧,我也這麼覺得,不過我衣櫃裡已經有一套顏色相似的了,真是傷腦筋。]
[ ... ... 。] 這麼喜歡的話就穿家裡那套不就好了? 手鞠按耐著吐槽的衝動,畢竟這次是有求於人,還是忍耐些比較好。
[ 手鞠妳不選嗎? ]
[ ... 我穿這樣就可以了。] 自己向來都穿著和服款式的衣服,一來身為砂隱村高層的少數女性,需要跟顧問和高層一同出席會議,有時候也得跟大名的家眷打交道,幾次下來,手鞠身上穿的衣服幾乎都是類似正裝的改良版。
黑土突然抓著下巴,從上到下、從左到右、從前到後打量著自己。
[ 手鞠 ... ] 黑土突然伸手抓住自己的肩膀
[ 怎... 怎麼了嗎? ]
[ 妳相信我吧? ]
[ 啊? ]

[ 我回來了。]
[ 是黑土啊... 這位是? ]  手鞠精疲力盡地拎著紙袋,在黑土之後進門看到的是一位身材圓潤的中年婦女。
[ 媽,這是聯盟的同事,砂隱村的代表,是來拜訪爺爺的。]
[ 您好,我是砂曝手鞠,打擾您了。]
[ 這是哪兒話,妳跟黑土年紀相近,但比她還斯文又有禮貌,黑土妳也多學學人家! ]
[ 什麼話嘛 ... 對了,我忘了先幫手鞠安排住處,今天她就在我們家休息可以嗎? ]
[ 當然歡迎,只是家裡也來了客人,手鞠如果不嫌棄的話,在黑土房間休息好嗎? ]
[ 打擾您了。]
[ 唉...黑土那孩子如果能有妳三分溫柔就好了,晚飯用了嗎? ]
[ 還沒,爺爺呢? ] 
[ 過午就跟客人下棋下到現在呢,晚飯才剛端進去,手鞠一起來吧。]
[ 媽,我先帶手鞠過去打聲招呼。] 

沒等兩天秤太太反應,手鞠就被黑土拉了進去,手鞠臉帶歉意地跟兩天秤太太點頭示意,沒多久便來到迴廊,黑土拉著她一起跪坐在紙門前,用著令手鞠意外的端莊語氣通報屋內的人。

[ 爺爺,我是黑土,我帶了聯盟的同事回來。]
[ 進來吧。]
[ 是。]

等到黑土拉開紙門,看到屋內景象,手鞠更是驚訝到說不話來。

[ 看來是時候分出勝負了,奈良小子。]
[ 啊啊...。] 奈良鹿丸只是略有深意地看了手鞠一眼,隨即繼續專注於棋局。
[ 進去吧。] 看到手鞠那吃驚表情,黑土揚起不懷好意的笑容將手鞠"請"了進去。
[ 黑土啊,把兩位客人的晚餐都一同端進來吧。]
[ 是。]

屋內再度靜默,只剩下將棋來回擺弄的聲音,手鞠在一開始的驚訝情緒之後,沒多久就恢復了以往平靜的表情,遠觀著棋面,偶爾偷瞄鹿丸的側臉。
[ 奈良小子,棋下得倒是不錯。]
[ 土影大人過獎了,到目前為止都還沒能將軍。]
[ 是真贏不了還是裝贏不了? ]
[ ... ... ...。]
[ 三天六盤棋都能讓你下成*千日手,老頭子是老了,多少還是猜得出來啊。]
[ ... 土影大人您還年輕呢。]
[ 哼,少說廢話,嘮叨多少次才把你盼來下棋解悶,你倒是誠意十足賴了三天啊。]
[ 土影大人棋藝高超,晚輩只是依照承諾盡全力而已。]
[ 哼,那丫頭會下將棋嗎? ]
[ ... 據晚輩所知,不太行。]
[ 那還真有些可惜,資質不錯。]
[ ... ...。]
[ 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我們來打個賭吧。]
[ ... 願聞其詳。]
[ *詰將棋,我們各自走一盤相同的 *排局 ,]
[ 最後以兩人的*手數 高低決定? ]
[ 說對一半,既然有求而來,老頭子說什麼也得仗著年紀耍賴一次。]

創作者介紹

chicafe的部落格

Chi's ca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